当前位置:主页 > 夏朝 > 正文

甘之战,夏启讨伐有扈氏的战争

夏后氏的首领启在其父禹死后,通过武力排除各反对力量,最终登上华夏部落联盟领袖之位。甘之战是启讨伐不服他最高领袖地位的有扈氏的战争。战争进行得很激烈,最终夏后氏获得胜利,启得以建立中国第一个王朝夏朝。

在尧舜时代甚至更早,华夏部落联盟的领袖已常常数代连续产生于同一氏族甚至同一家族,这是传说中黄帝、少昊、颛顼、尧、舜等均有百余岁的根本原因。但这种继承法与后来的“夏传子、家天下”有本质的区别,即领袖之子并没有“法定”的继承权,继任者的产生要经过议事会的讨论和认可,尽管在任领袖之子常会被优先提名,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被提名者的资历与才能,这是因为当时的生存斗争还很艰难,要求领袖人物 有非凡的斗争经验与组织才能。但是,随着社会财富的积累、社会分化的加剧以及王权的产生,大大小小金字塔顶端的领袖职位同受到赞美的财富一道成为追逐的对象,开始有了权力之争。如在尧舜之际,传说禹之父鲧极力反对以“天下让舜”,自己“欲得三公。怒甚猛兽,欲以为乱”,因而被诛杀于羽山 ;又如禹伐三苗,也与“三苗之君”曾参与过这种权力之争有关。

甘之战

约公元前21世纪,天下“共主”夏禹死后,夏禹之子启杀掉原定继承人益而夺得王位,从而取消了传统的部落联盟首领禅让制。部族有扈氏(在今户县)认为夏启不该继承大位,拒不服从其命令。夏启从国都阳城(在今洛阳以南,洛河、伊河流域登丰县一带)起兵讨伐有扈氏。夏军进抵甘河地区,与有扈氏军队展开激战。由于夏军人多势壮,终于杀掉有扈氏首领,罚其部落民众为牧奴。这是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发生在西安地区最早的一次战争。

伐有扈氏的甘之战是两强相遇,因而打得十分激烈,但留下的有文字记载的史料不多,主要是启的一篇战斗动员令《尚书·甘誓》,全文为:“大战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不用命,戮于社。”

文中第一段介绍《甘誓》背景,是启在战于甘之前,召集左右高级官吏申明纪律约戒的誓师词。“六卿”过去的解释多认为是六军之将,实际上“六卿”和“六军”都是周代以后出现的,是成书时借用的后代词汇,其所指当即下文中的“六事之人”。在古文字中事和史是一个字,商代甲骨文中商王所称的“我史”、“朕史”、“东史”、“西史”等往往参与征战,所以夏后启召“六事之人”传达战争约戒就很容易理解了。

第二段是誓师词全文,首先宣布有扈氏罪状是“威侮五行、怠弃三正”,意思是指责敌人上不敬天象,下不敬大臣,引起天怒人怨,所以伐有扈是代天行罚。其次宣布军事纪律,命令部属各自奉行命令,忠于职守,努力战斗,还申命奉行命令者将在祖庙中受到奖赏,违背命令者,将在社坛前处死。和伐三苗的《禹誓》相比,可见启时最高行政长官的权威是前一个历史时代无法相比的。相传启初“与有扈氏战于甘泽而不胜”,总结原因说“吾地不浅,吾民不寡,战而不胜,是吾德薄而教不善”,于是励精图治,“亲亲长长,尊贤使能,期年而有扈氏服”。可见启取得甘之战的胜利,“灭有扈氏,天下咸朝”是很不容易的。

夏王朝的胜利,使中原地区部族纷争的局面得到了统一,巩固了夏王朝的专制政权。甘之战是中国历史上一次极其重要的战争,是原始社会部落联盟的民主禅让制的复辟与奴隶制反复辟的长期斗争的结果,表明新兴的、先进的社会制度最终将取代原始社会的残余势力。经过这场战争,代表新兴的奴隶制社会的夏王朝得到了巩固和发展,为其后定都斟鄩奠定了基础,为中国社会进入新的文明阶段作出了积极贡献。

[原文]
    大战于甘,乃召六卿②。王曰:“嗟!六事之人(3),予誓告汝:有扈氏

威侮五行

(4),怠弃三正⑤。天用剿绝其命(6),今予惟恭行天之罚(7)。

“左不攻于左(8),汝不

恭命

;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

马之正

(9),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10);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11)”

[注释]
    ①甘誓是一篇战争动员令,是后人根据传闻写成的。甘是地名,在有扈氏国都的南郊。誓是古时告诫 将士的言辞。大禹死后,他的儿子夏启继承了帝位。启所确立的新制度,遭到了有扈氏的反对,启便发动了讨伐有扈氏的战争。结果以有扈氏失败、夏启胜利而告 终。甘誓就是这次战争前启告诫六军将士的言辞。②六卿:六军的将领。古时天子拥有六军。③六事:六军的将士。④

威侮

: 轻慢,轻视。五行: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⑤怠:懈怠。三正:指建于、建丑、建寅,意思是指历法。③ 用:因此。剿:灭绝。(7)恭行:奉行。(8)左:战车左边。古时战车载三人,分左中有,左边的人负责射箭,中间的人驾车,右边的人用矛刺杀。攻;善。 (9)御:驾车的人,即处在战车中间位置上的人。(10)赏于祖:古时天子亲征,随军带着祖庙的神主和社神的神主。有功的,就在祖庙神主之前赏赐,惩罚则 在社神神主前进行,表示不敢自己专行。(11)孥:奴,降为奴隶。戮:刑戮,惩罚。

[译文]
    即将在甘进行一场大战,于是夏

启召

集了六军的将领。王说:“啊!六军的将士们,我要向你们宣告:有扈氏违背天意,轻视金木水火土这

五行

,怠慢甚至抛弃了我们颁布的

历法

。上天因此要断绝他们的国运,现在我只有奉行上天对他们的惩罚。

“战车左边的兵士如果不善于用

射杀敌人,你们就是不奉行我的命令;战车右边的兵士如果不善于用

刺杀敌人,你们也是不奉行我的命令;中间驾车的兵士如果不懂得驾车的技术,你们也是不奉行我的命令。服从命令的人,我就在

先祖

的神位前行赏;不服从命令的人,我就在

社神

的神位前惩罚。我将把你们降为

奴隶

,或者杀掉。”

[读解]

天子

率领将士亲自出征,必定是一场关系到

国家

命运的决战,一定要使将士们明白为谁和为什么而战,否则不明不白上战场,多半要吃败仗。

主帅

是天子,由他来发布战争动员令,既有权威性,又有感召力,还可以证明出征打仗的正义。其中没有豪言壮语和长篇大话,没有一个接一个地表态和表决心,最足以征服人心的理由就是奉行天命,简洁而震撼人心。

也许是社会在不断前进吧,后来的檄讨书越来越长,废话越来越多,理由列出了一大堆却难以震撼人心,成了空洞无物的玩意儿。政治家更能干,可以滔滔不绝地说得天昏地暗,实际上连鸡都杀不死。事情常常坏在一张嘴上。

学学夏启是有益的。干脆果断,直来直去,表明了意图,就到战场上见分晓,看看到底谁是英雄谁是狗熊。好男儿志在疆场,骑马射箭打枪,不说废话空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