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隋朝 > 正文

第二节 黄山伐

  当西域被平定后,长安的高宗皇帝开始将目光转投到了东北亚,此时在朝鲜半岛上发生的战争让他找到了一个新的切入点。

  显庆五年 (660)三月,百济依靠高丽援助,大举侵犯新罗。新罗王金春秋向唐高宗上表求救。在太宗征高丽的时候,当时新罗发兵五万相助,并攻取了高丽水口城,可是 百济又跟隋朝伐高丽时一样,再度偷袭新罗,攻取了新罗七座城池,导致原本的南北夹击的计划变成了唐军单方面的攻城拔寨,最终唐军的功败垂成不能不说跟百济 这种做法有极大的关系。另外,百济与唐朝的山东半岛隔海相望,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攻占了百济之后唐军就可以拥有一个高丽南面的陆上进攻基地,不用每次征讨 都要走那要塞密布、沼泽成片的华山一条路,战略上能够形成夹击,直接威胁高丽的首都平壤。因此百济这次的行为正中唐朝的心意,于是唐朝以超高的效率就通过 了讨伐百济的议案,并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准备好了征伐的一切必需条件。

  三月十日,唐高宗以在西域出尽风头的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为神丘 道行军大总管,金仁问为副大总管,帅左骁卫将军刘伯英、右武卫将军冯士贵、左卫将军庞孝泰等十万大军,分水陆两路,讨伐百济;又以新罗王金春秋为*夷道行 军总管,率新罗之众,与唐军合势,对百济实施东西夹攻。

  五月二十六日,金春秋与金庾信、金真珠、金天存等率兵出京(今庆州),六月十 八日驻扎南川(今利川郡,仁川以东七十多公里)。苏定方自莱州(今山东城山)出海,六月二十一日,金春秋使太子金法敏迎唐军于德物岛(今德积岛,仁川以西 七十多公里)。苏定方和金法敏约定,以七月十日为期,唐军至百济南,与新罗会军,一同攻破百济都城。

  百济知道唐军征伐之后国内乱成一 团,百济义慈王慌忙问计于群臣,当时的大臣们分为两派,一派说要举全国之兵与唐军决战,唐军远道而来,必然疲惫,如果能一举击破唐军,那么只是仗着大国在 后面撑腰的新罗军必然不战而退。而另一派却说,唐军远道而来士气正盛,必然急于进行决战,百济此时决战肯定不是对手,不如紧守险要地形,迟滞唐军的行动。 而百济跟新罗互相之间知根知底,不如先用偏师打掉新罗的锐气,然后与之决战,击溃新罗之后再回头对付唐朝的这支孤军。这两派意见针锋相对,百济王也莫衷一 是,没办法作出选择。就在百济国内还在为如何战守头疼的时候,唐军已经突破熊津江口,斩杀数千人,水陆并进直捣百济都城,而新罗军已越过炭岘(炭岘,百济 关隘,今大田市西南,应该在黄山东北),险要地段均已失守,百济最好的防守时机已经失去。

  当然百济也有忠勇之士,百济有个将军名叫阶伯,知道百济已经危在旦夕,可是朝堂之上依然在争论不休,于是杀妻、子以明死国之志,然后召集了五千死士,在黄山之原设三营据险防守,死死掐住新罗进军的道路。

  新罗方面新罗王金春秋以金庾信为大将军,与太子金法敏,将军金品日、金钦纯等率精兵五万与阶伯大战于黄山原,此场惨烈的战役以“黄山伐”之名闻名于朝鲜历史。

  金庾信到达黄山原之后,倚仗自己兵力雄厚,立即分兵三路,猛攻阶伯的三座大营,企图一战而胜。而阶伯手下人人悍不畏死,加之地形有利,新罗军四次进攻均被打退,士卒力竭,畏战情绪开始蔓延。

   眼见士气剧降,将军金钦纯对其子金盘屈说:“为臣莫若忠,为子莫若孝,见危致命,忠孝两全。”也就是叫他的儿子尽忠尽孝。金盘屈于是直入战阵,力战而 死。见此情状,左将军金品日也唤出他年仅十六岁的儿子金官昌立于马前,指着他对诸将说:“吾儿年方十六,志气颇勇,今日之役,能为三军标的乎?”于是金官 昌单枪匹马,径赴敌阵,可是却被百济军擒获。阶伯爱其少勇,叹道:“新罗不可敌也,少年尚如此,况壮士乎!”于是将他放还。而金官昌却将此视为耻辱,回来 跟父亲说:“吾入敌中,不能斩将搴旗者,非畏死也。”说完以手掬井水喝下,再次骑马直冲敌阵,结果再次被擒获。这种明显是求死而来的行为使得阶伯也不得不 成全他,于是斩其首,系在马鞍上送了回去。金品日捧着儿子的头颅对三军道:“吾儿面目如生,能死于王事,幸矣!”于是新罗军心振奋,慷慨有死志,再次鼓噪 进击。百济军终于抵挡不住,阶伯战死,百济佐平(佐平是百济的一个军职)忠常、常永等二十余人被生擒,黄山之战正式结束。值得一提的是阵亡的这两个将军的 儿子在新罗都属于一个叫“花郎”的组织,在电影《黄山伐》中的表现就是涂脂抹粉有如京剧武生打扮的模样,我们熟悉的朝鲜跆拳道传说就是由这个花郎组织发展 而来的。

  新罗军好不容易和唐军会师,可是由于黄山之战的耽误,新罗军延误了当初约定好的日期,唐军统帅苏定方要斩新罗督军金文颖以正 军法。就唐军的立场而言这样做当然没有错,失期当斩这一条可以说是军中铁律。另外,当时新罗军不仅仅是五万援军那么简单,他们肩负着运送唐军军粮的重要任 务。唐军浮海而来,船只上不可能携带过多的粮草,在深入敌境之后除了最初携带的已无后勤可言,保障大军后勤的任务显然就落到了新罗军的身上。而就在新罗军 在黄山原苦战的时候,唐军却在苦苦等待新罗军运送的粮食,如果新罗军的粮食不能到达,那么唐军十几万大军很有可能重蹈隋军缺粮而崩溃的覆辙?但死战破关的 新罗方面对于这样的惩处当然不能接受,他们群情激奋,金庾信对下面人说道:“大将军不见黄山之役,将以后期为罪。吾不能无罪而受辱,必先与唐军决战,然后 破百济。”于是拔出宝剑,就要暴动。唐军虽然不怕新罗军暴动,可是大敌当前,又是孤军深入敌境,如果盟军此时暴动,不啻将自己置于险境,所以苏定方最后还 是赦免了金文颖,平息了新罗军的怨愤。

  苏定方合军之后继续向百济都城泗*城挺进,百济这时候也用不着讨论了,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倾 全国兵力迎战。于是在泗*城外二十里处,百济和唐新联军进行了决战,决战的结果不问可知,野战加上优势兵力,胜利是当然的。最后结果是百济军大败,被歼万 余,唐新联军乘胜冲入泗*外城。百济王及其太子扶余隆逃于北境,唐军遂将泗*城团团围定。义慈次子扶余泰自立为王,率众固守。太子扶余隆之子文思劝其叔父 扶余泰归降唐军,扶余泰不从,文思遂率左右兵众逾城投降,城中百姓皆从,扶余泰无法阻止。苏定方乘百济离乱、兵力削弱之际,令唐军登城树旗,扶余泰在走投 无路之时,开门请命。于是百济王义慈、太子隆及百济诸城城主相继归降。高宗下诏将其五部所统三十七郡、二百余城、七十六万户分置熊津、马韩、东明、金连、 德安五都督府,以其尊长任都督、刺史。平定百济后,苏定方率百济王族大臣等九十三人,百姓一万两千人归国,留郎将刘仁愿镇守百济府城,又以左卫中郎将王文 度为熊津都督,统领余众。当年十一月,唐高宗御洛阳则天门楼,接受百济战俘,自百济王义慈以下皆释而不罪。

  征灭百济之役,主要角色除 了统帅唐朝大军的苏定方之外,金庾信身为新罗方面的主帅,也是一个至为关键的人物。金庾信此人在后来的朝鲜史书《三国史记》当中号称为三国第一名将,有神 鬼莫测之能,堪称新罗版的诸葛亮。究其实际,在唐朝发兵援救新罗之前,金庾信的角色就像是一个救火队员,高丽打过来了他就被派往高丽打过来的方向,百济来 了他又被派往百济的方向,为新罗能够最终撑过高丽百济两国夹攻,盼来唐朝援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人有勇有谋,和新罗王金春秋互相支撑,君臣知遇,终于打下 新罗的一片疆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