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隋朝 > 正文

弑父杀兄——篡夺称帝显原形

仁寿二年(602年)八月,独孤后病死。当着隋文帝及太监宫女们的面,杨广哭得死去活来,好像非常伤心。但回到自己的私室,饮食言笑和平常一样。

image.png

独孤后和隋文帝的感情很好,对他管束得也很严,限制他亲近妃子和宫女。一次,隋文帝见到一个宫女长得很美,就临幸了她。独孤后知道后很生气,趁隋文帝上朝时,把那个宫女杀了。隋文帝闻讯大怒,骑马从后苑跑出,信马由缰,深入山谷二十多里。经高、杨素等大臣扣马苦谏,半夜才返回皇宫。他曾叹息着说:“我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

这回,独孤后死了,没有人管束他了,隋文帝便开始纵情声色。无奈岁月不饶人,六十多岁的隋文帝,终因纵欲过度而病倒了。

仁寿四年(604)四月,隋文帝卧病仁寿宫。七月,病情加重。这时,他才有些后悔,对身边的侍者说:“若是皇后还健在,我不至于此。”

隋文帝自知不起。乃召太子杨广入居大宝殿,随时侍奉。杨广拜见父皇,故作愁容,详问病状,隋文帝略略相告。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等也都入阁侍疾。隋文帝与众臣握手辞决,自言凶多吉少,众臣皆出言相慰。

杨广见父亲病重,料想父亲死期不远,心里十分高兴。他即位心切,就给杨素写信,向他咨询皇帝一旦驾崩,应该注意哪些事情。杨素将注意事项一一写清,封好后吩咐宫女送给太子。

偏偏事有凑巧,那个宫女误将杨素的回信送到隋文帝那里。隋文帝看后大怒,心想自己还没死太子就准备即位登基了,心肠也太狠毒了。一时肝气上冲,喘息异常。当时在旁侍疾的宠妾陈夫人和蔡夫人慌忙上前救护。一阵忙乱过去,隋文帝才渐渐平复原状,悲叹数声,朦眬睡去。半夜醒来时,见两个宠妾仍在旁侍候,隋文帝有些不忍,遂令二人更衣休息。

天色微明,隋文帝正在闭目养神。忽见一人抢入门来,定睛看时,原来是陈夫人。隋文帝见她神色有异,顿生疑窦,忙问原因。陈夫人欲言又止,经隋文帝一再诘问,她不禁泣下,呜呜咽咽地说出“太子无理”四个字。

原来这陈夫人本是南朝陈宣帝之女,生得国色天香,且性情聪慧。陈亡后,被隋文帝纳入后宫。独孤后性情奇妒,后宫罕得进御,唯陈夫人有宠。等到独孤后病逝,陈夫人进位为贵人,专房擅宠,主断内事,六宫无人能比。杨广慕她美貌,早已垂涎三尺。陈夫人今晨出去更衣,被杨广撞见,便欲行奸污。陈夫人极力挣扎,才得免于受辱。

隋文帝听罢,跃然而起,用手捶床道:“畜生怎么能托付大事?独孤误我!”说着,即呼内侍入室,令其速召柳述、元岩。二人奉诏而来,隋文帝一边喘一边说:“快召我儿!”二人将呼太子,隋文帝道:“不是杨广,是杨勇!”

柳述、元岩出阁,找来纸笔,草拟诏书,切磋多时,才写好。他们正要派人去召杨勇,不料外面跑进许多卫士,不由分说,将二人捆绑起来。不一会儿,只见宇文述手执诏书赶到。诏书中说柳述、元岩二人侍疾谋变,图害东宫,应逮捕这二人。两人如同做梦一般,便被关进大狱中,关押起来。

原来,隋文帝令柳述、元岩草拟诏书一事,早已为杨素侦知。他赶忙告诉杨广。杨广闻言大惊,急忙伪造圣旨,逮捕了柳述和元岩。又派心腹刘恕、郭衍率卫士包围仁寿宫,禁止出入。再派心腹张衡入殿问疾,同时密嘱一番。

张衡进入内殿,将陈夫人、蔡夫人和众宫女一律赶出。众人走不多远,就听里面传来隋文帝喊痛之声,一阵高似一阵。过了一会儿,声息皆无。张衡出来报告太子,说是皇上驾崩。杨广率众人入内检视。果然见隋文帝一命呜呼,气息全无,只是双眼圆睁,甚是恐怖。屏风上溅有斑斑血迹,不知为何。杨广派心腹守住殿门,不准妃嫔、内侍等进入。

陈夫人等闻变,顿时失去方寸。晚饭后,杨广派人送来一个小金盒子,赐给陈夫人。陈夫人见了,非常害怕,以为要让她服毒。经来众宫女再三催促,陈夫人才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有同心结数枚。众宫女见了,都很高兴,说:“这下可以免死了!”陈夫人很生气,不肯拜谢,经众人催逼,才叩头谢恩。当夜,杨广就前来奸污了她。

乙卯这一天,为隋文帝发丧,杨广即皇帝位,是为隋炀帝。不久,他伪造隋文帝遗诏,将杨勇及其十个儿子全部处死。后来,又杀了他的其他弟弟。至于那个为杨广谋杀亲父的张衡,后来也被杨广借故处死。临死前他大声叫道:“我为人做了何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哪能奢望久活人世!”

杨广即位那一年,陈朝的亡国之君陈后主恰好死去。杨广给他拟了一个恶谥叫“炀”。谥法上云:好内远礼曰炀;逆天虐民曰炀。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十四年以后,他被臣下处死,也戴上了他自己制定的“炀帝”的丑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