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隋朝 > 正文

隋炀帝暴虐成性——荒淫无道终亡身

“江南多美女”。为了饱览江南秀色,隋炀帝下令凿通了连接苏杭的大运河,然后带领萧皇后及众多佳丽浩浩荡荡幸游江都。

隋炀帝下江南时,只见运河中船只相接绵延两百余里;骑兵沿岸护卫,旌旗蔽野;龙船摇橹拉纤的都是年轻的宫女,柳腰款摆,姿态曼妙,让隋炀帝大饱眼福,谓之“秀色可餐”。而宫女们梳妆洗下的脂粉流满了运河,香气数月都不散尽。大业六年(610年),扬州的离宫落成,隋炀帝偕同萧皇后再次游幸江都,隋炀帝还写下了著名的《春江花月夜》一诗:

image.png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据统计,他在位12年,居京城时间不足1年,其余11年时间均在游巡玩乐中度过。当时,隋炀帝开凿运河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其游玩享乐,所以他规定运河水面宽度要能通过“龙舟”,两岸必须筑“御道”,并于沿线建置许多专供皇帝“御用”工程和军事据点。如开通济渠就规定,两千余里树荫相交,每两驿置一离宫,为停息之所。自长安至江都置离宫四十所。运河刚刚完工,隋炀帝就“云游江都”,“两驾辽东”,“两巡张掖”。每次巡游都像爆发的山洪一般,无论城市或村庄无一幸免。

如大业元年(605年)隋炀帝为“游”江都,命江南造龙舟及杂船数千艘,于六月中旬,亲率皇后、妃嫔、百官、僧尼、道士两万余人起驾去江都,船只前后相衔达两百余里,骑兵夹岸护送。几十万人的队伍水陆并进,旌旗蔽野,照耀川陆。所经州县,五百里内皆令献食。奉办者加官晋爵,不力者严惩不贷。

大业元年(605年)春,隋炀帝命内史舍人宇文恺与封德彝营洛阳显仁官,疏浚河道,南接皂涧,北跨洛水,集江南、五岭奇材异石、佳木异草、珍禽怪兽,运入洛阳,充实园苑。大业元年,杨广下诏发200万民工修运河,引谷水、洛水达于黄河,开通洛阳至板诸之间的河道,引黄河水通之;又在山东大梁之东引汴水入泗,最终流入淮河;同时又诏发淮南民工十万开通邪沟、凿通白山阳至扬子江的河道。于是,连接河南、山东、江苏、安徽四省的运河终于开成,全长两千里,历时近十年,但修河民工十不存二,几乎全部饿毙、劳毙在工地上。

杨广在乘船游玩时,突发奇想,在自己所过的地方要羽毛铺地,于是州、县皆争献羽毛,远近鸟兽被网罗无遗;晚上,杨广要看夜景、游山,命州郡捕荧火虫,待夜故之,光遏岩谷。

大业后期,由于隋王朝政治黑暗,贪官遍地,民不聊生,于是隋末农民起义终于爆发了。

但杨广丝毫不以农民起义为忧,而且不准别人在自己面前提起义军之事。大业十二年(616年),新的巨舟造成,大臣宇文述劝杨广去江都,杨广从之。这时,右候卫大将军赵才劝谏说:“现在百姓疲乏劳顿,国库空虚,起义的军队风起云涌,他人不遵循禁令。皇上您不适合长时间游玩,应该早些回到都城来安抚天下百姓。”杨广大怒,命人把赵才抓入大牢。第二天,建节尉任宗劝谏杨广以天下为重,语极激切,被杨广当场杀于朝堂。

有一次,杨广问老兵苏威:“天下多言盗贼,现盗贼还有多少?”苏威不敢以实对,只好说:“天下虽有小股盗贼,赖陛下天威,不久即可平定。”杨广一听,更不悦,对人说:“老革进朕,孰不可忍。”意思是这个老兵怠慢了他,就下令格杀,后经人求情,只好把苏威及子孙子世皆除名。

还有一次,杨广内侍王必对杨广哭谏说:“现天下大乱,陛下帝星不明,太原有王气。望陛下以社稷为重,节欲清心宽民举贤,于是则帝星复明,天下可安。”杨广说:“别人都想以直谏而邀忠贞之名,朕非常恨之,你不怕死吗?”王必哭着说:“我如怕死,就不会说了。”并磕头以致流血。

杨广见王必忠心可嘉,就说:“好,我一定改。”于是,就命人把自己与众妃嫔分开,每天清心寡欲,不饮酒,专心政事。这样的日子仅过了7天,杨广就受不了,故态复萌,依然如故,更有过之。并对王必说:“这样的日子我受不了,人生如白驹过隙,为什么与自己过不去?”继续淫暴如故。

当然,天下已大乱,杨广并非一点不知,只是束手无策,只好得过且过。有一次,他与萧皇后在一起喝酒,一边喝,一边对着镜子摇头晃脑,说:“好头颅,谁来砍。”萧后大惊。

杨广说:“自古以来,无有不亡的朝代,无有百年不死的君王。外边大有人要杀我,就让他们来杀好了。我们只管喝酒,即使情况再坏,我也能当个陈后主,了却后半生。”杨广心中十分清楚他当时的处境,而且连退路也找好了。

其实,这时的萧皇后也给自己找好了靠山和退路。

早在隋炀帝左拥右抱、沉溺酒色之际,萧皇后却冷冷清清地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长夜。这时萧皇后才二十来岁,其心并没泯灭,虽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她那充满激情的心仍觉得空荡荡的。不久,海山殿的护卫校尉宇文化及年轻英俊的身影深深映入了她的眼帘,也逐渐走进她孤寂的心底,于是她不时对他暗送秋波,施以恩爱。

不久,宇文化及把萧皇后抱进了她的卧室,在那张锦绣大床上,两人共作了一场鸳鸯梦。从此,两人借宇文化及职责之便,乘隋炀帝梦醉迷宫时,他们就悄悄共度春宵。

大业十二年(616年)秋天,隋炀帝准备和萧皇后第三次游江都时,众大臣苦苦劝谏:“若再纵情游乐,天下恐生变故!”隋炀帝却心不在焉地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年过半百不为天。”他觉得只需自己享尽了繁华,即使国破人亡也不足惜。

第三次来到江都,可惜江都的繁花已看尽,隋炀帝又想东游会稽,命人开凿通会稽的江南河。谁料运河尚未凿成,天下已经大乱。太原留守李渊攻下长安;宇文化及与弟弟宇文智及在扬州起兵造反,率兵进入离宫,刚满50岁的炀帝在寝殿被杀。

宇文化及杀死隋炀帝,也有出于迫不及待地要与萧皇后重修旧好的心愿。萧皇后万万没有想到领兵作乱的贼子竟是自己昔日的情人,她责备他的恩将仇报,愤怒地要求他为隋炀帝按天子之礼进行厚葬。宇文化及满足了她的要求,在一切妥当之后,萧皇后则无可奈何地成为宇文化及的偏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