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隋朝 > 正文

纵情声色——宫女遭殃幽宫怨

隋炀帝自宣华夫人去世后,伤心欲绝,整天长吁短叹,再也打不起精神。萧皇后见状劝说:“宣华虽死,为什么不另选佳人,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国色天香的丽人么?”

image.png

一语惊醒了沉醉于旧梦中的隋炀帝,他对宣华夫人的怀念反正是在色不在情,只要有美人填补,他便可以忘却伤心。于是他一面下诏广征天下美女,一面派宇文恺总管营建东都洛阳,先建显仁宫,后修西苑,广泛搜罗海内外奇材异石,佳木珍宝充实其中,准备安置好美女后,他便可以在那里尽享人间乐趣了。

他当晋王时,为了夺嫡东宫,矫情伪饰,刻苦朴素压抑自己以邀声誉。当上皇帝,就伪装尽去,毫无顾忌。每年定期去民间选美,大的18岁,小的十二三岁不等。

这些宫女分别在洛阳、长安,各置一小馆,杨广每天轮流做主人,与宫女饮酒取乐,不理政事;出游时,把宫中美女置于船上,每两人置一小屋,隔以帐幔,杨广每天就在这些美女中穿梭般地鬼混不止。精力不支,就命人制丹药以壮阳,这是一种以雄黄为基础的化学制品,对人体极为有害,但杨广离不了它,每天喝酒、服淫药不止,身体大坏。

俗话说:“家花不如野花香。”萧皇后纵然有天仙般的美貌,但隋炀帝早已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所以一心征选新的美女入宫。而萧皇后深知这个风流的皇帝丈夫,不会像他父亲那样容易就范,自己也没有独孤皇后那样的专制本事,再说皇帝拥有三宫六院、嫔妃成群又素无节制;因此只好放宽心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识趣了。其实,这不能不说萧皇后这是明智的举措,至高无上的皇帝反正也管不了,不去惹他反而保全了自己。正因为萧皇后的忍让大度,所以沉溺于酒色的隋炀帝对她一直十分礼敬,自己享乐也不忘了萧皇后。

西苑的十六院已建成,但尚缺少美女主持其中,于是隋炀帝与萧皇后一起从应征而来的天下美女中,选出品端貌美的16人,封为四品夫人,分别主持各院,这十六院分别是:景明院、迎辉院、栖弯院、晨光院、明霞院、翠华院、义安院、积珍院、影纹院、仪风院、仁智院、清修院、宝林院、和明院、绪阴院和降阳院;接着又选出320名美女学习吹弹歌舞;次一等的则分为十人一组,分配到各处亭台楼榭充当职役。

隋炀帝陪同萧皇后在西苑的湖面上泛舟,在亭树间赏花,在海山殿上饮宴并欣赏歌舞,在嫩草如茵的草坪上驰马追逐嬉戏,其乐融融,惹人羡慕。然而,待到华灯初上时,十六院的女主人,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由宫女簇拥着站在院门前由隋炀帝挑选,隋炀帝与萧皇后同车浏览,隋炀帝看到中意的便下车到该院留宿,与该院主人欢度良宵;这时,萧皇后就独自乘舟知趣地走开,回到海山殿独守空怀。

玩腻了十六院,隋炀帝又命人建造了一座精巧别致的“迷楼”,楼内分为四阁,分别为“散春愁”、“醉忘归”、“夜酣香”、“迫秋月”;更选三千童贞女子轮番入阁值夜,隋炀帝任意寝宿,真可谓是日日新婚、夜夜洞房,乐不可支,把一切军国大事,尽抛脑后。萧皇后对此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作了一篇《述志赋》,婉转地规劝丈夫有所节制、用心国政,然而一点效果也没有。

在洛阳郊外的西苑之中,隋炀帝极尽奢华淫乐之能事,设置了诸如“如意车”、“神秘镜”、“长枕大被”、“剪彩为花”等许多穷奢极欲的花招。

“如意车”外表看来只不过是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而已,里面的装置却大有文章。车篷上悬有许多精巧无比的金铃和玉片,车行时叮当有声,仿佛闪烁一般;车内安有宽大舒适的床榻,隋炀帝可以和宫女们在车中为所欲为;四周张以绫罗锦幔,上面绣着活灵活现的龙凤,既能装饰车马,又能遮掩住车内的小天地,不必担心春光外泄。

其实春光外泄也无所谓,像隋炀帝那样大权在握又极贪淫乐的人,根本不在乎什么羞耻,甚至还带有一份浓烈的“暴露癖”,不但想炫耀自己的权势、财物,也想好好地展现自己的艳遇,甚至赤裸裸的身体。

“神秘镜”就是这种暴露心态下应运而生的产物。当时用的镜子还是铜镜,隋炀帝命人铸造了一些六尺见方的大铜板,打磨得极其平整光亮,然后悬挂在寝宫的四周,每当与宫人缠绵于床笫之际,铜镜中就一览无余地映照出他们的淫乐之形,如此取乐,可谓荒淫至极。

至于“长枕大被”则是萧后想出来的花样,她根据寺院禅床的灵感,命人制作了一个硕大的床,再配以异常宽大的被褥和枕头,一夜可容数十美女与隋炀帝同寝,隋炀帝辗转美女之间,像是蝴蝶旋飞于百花丛中一般,乐不可言。

更妙的还有“剪彩为花”一项,因为秋冬时草木凋零、园中萧瑟,隋炀帝为之闷闷不乐。当时西苑十六院的众妃嫔们集体商量出一策,用五彩绸缎剪制成鲜花嫩叶,点缀在树木枝梢之间,红娇绿嫩,恍如春满人间。

上有所好,下必应之。内侍何稠为博得杨广的欢心,还竭尽心思造了一辆名为“迷魂车”的小车。车内布置机关,只要宫女一进入里面,四肢马上就被勾住,动弹不得,让杨广在里面肆意妄为。一试,杨广大喜,就赐何稠开府仪同三司的高官,而他自己每天就在“迷魂车”里寻欢作乐,乐不可支,朝廷大事,百姓疾苦,他一概不管。

宫廷的淫乐生涯,嫔妃宫女是必不可少的工具。这些宫中女子想在炀帝面前竭尽自己的姿色、风情、才华和心计,争宠献媚,以便得到荣华富贵。她们中间的幸运者备受恩宠,甚至福泽荫及家庭,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大多数却只能冷落幽宫,在无尽的期盼中耗尽青春红颜,有的甚至到老死也无缘见上皇帝一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