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隋朝 > 正文

杨广:毁誉参半——功过是非任评说

也许是在夺取帝位的过程中被压抑的太久,做了皇帝的杨广,心理有些变态,人格有些分裂。大业元年(605年)八月,也就是他登基的那一年,他坐船去游江都,第二年四月才回洛阳。大业三年(607年)又北巡榆林,至突厥启民可汗帐。大业四年(608)年,又到五原,出长城巡行到塞外。大业五年(609年),西行到张掖,接见了许多西域的使者。大业六年初(610年),再游江都。大业七年(611年)到十年(614年),三次亲征高丽。大业十一年(615年),又北巡长城,被突厥始毕可汗围困于雁门。解围回来的第二年(616年),又三游江都。直到隋朝灭亡,他当皇帝15年,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到处巡游,待在京城长安的时间,总计还不足一年。

image.png

为了巡游江都方便,杨广征调民夫100余万人开通济渠(今河南荥阳到江苏淮安间运河),10余万人开邗沟(今江苏淮安到扬州间运河)。这些河渠南北连通,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大运河。大运河从北方的涿郡(今河北涿州)到达南方的余杭(今浙江杭州),南北蜿蜒长达五千多里,成为一条很重要的水运大动脉。沿着运河建皇宫四十余所,称为“离宫”。命江南赶造龙舟,龙舟完成之前,杨广不甘寂寞,先在洛阳西郊兴建西苑,面积300平方公里,内有人工湖和连绵不断的假山,山上宫殿林立,曲折盘旋。另有人工小运河,由人工湖通到洛水,沿小运河两岸,建皇宫十六所,称为“十六院”,每院美女两三百人,布置豪华,犹如天堂。

杨广每次出游赏月,骑马随驾的宫女就有数千人之多。杨广出游,仅皇家所乘龙舟就有数千艘,不用桨篙,而用纤夫,纤夫就有八万余人。禁卫军乘坐的军舰也有数千艘,但由军士自己拉纤。一万余艘船只,首尾相衔100余公里。骑兵夹岸护卫,万马奔腾,旌旗遍野,十分壮观。饮食供应由215公里以内地方政府奉献,宫人们无法吃完,临走时一概丢弃。杨广宣称他喜欢江都,其实他在江都仍居深宫,从没有跟南中国江山如画的大自然“亲密接触”。他之所以喜欢江都,正是喜欢沿途这种使人惊心动魄的场面。

大业三年(607年),杨广北巡到突厥汗国启民可汗的王庭,无意中见到高句丽王国派到突厥汗国的使节,杨广吩咐使节说,他将于大业七年(611年)前往涿郡(今河北涿州),命高句丽王高元亲自到涿郡朝见。

杨广于大业七年(611年)真的前往涿郡,高元却没有到。杨广感到没有面子,下令讨伐高句丽,动员全国士兵集中涿郡,粮秣集中在辽西郡(今辽宁义县)。军令紧急,造舰工匠站在水中,昼夜加工,腰部以下都生满蛆虫,半数死亡。官仓粮食和兵器盔甲,也紧急运往辽西,车船衔接,路上川流不息的有10余万人,病死饿死,无人收葬,尸体横陈数百公里。而这一年,黄河南北都发大水,30余郡成为泽国,饥民纷纷投奔荒山大泽。但民间征粮,毫不放松,朴实的老农赶着牛车,带着自备干粮,踽踽上道,大多数连人带牛死于途中。没有牛车的人,二人合推一辆小车,可载米三石。沿途用米充饥,到达辽西时,已无剩余,无法缴纳,只好避罪逃亡。官府指称他们是“盗贼”,一面派兵征剿,一面逮捕他们的家属处刑,以期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于是,人民纷纷武装抗暴,集结起来,屠杀官员,抢夺富民食粮,天下大乱。

第二年(612年),集中于涿郡的兵力已达113万。杨广御驾亲征,辽东(今辽宁辽阳)是高句丽王国西境第一大城,在隋军兵团猛烈攻击下,城垣塌陷,高句丽守军悬白旗乞降。可是将领们没有杨广旨意既不敢接受,也不敢继续攻击,只好停战,急向御营报告杨广。等到指示回来,守军已把缺口填住,恢复抵抗。一连三次,都被耽误,以致那个并不坚固的孤城,竟不可动摇。加之渡鸭绿江深入高句丽国境的另一支军队失败,杨广只好狼狈撤退。第一次东征,损失30万人。

第三年(613年),杨广第二次御驾东征。这一次辽东城绝不可能再支持下去,可是由于杨素的儿子杨玄感叛乱。杨广只得放弃辽东,回军迎战,第二次东征也草草结束。杨玄感兵败而死,杨广因此设立特别法庭,展开大规模逮捕处决,促使民变更加激烈,不可遏止。

第四年(614年),全国已经一片沸腾,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四方响应。可是杨广仍作第三次东征,高句丽王国一连三年受到攻击,已筋疲力尽,只好求和。杨广总算争到一点面子。可是杨广回到洛阳后,征召高元入朝,高元仍然不来,杨广火冒三丈,下令准备第四次东征。

大业十一年(615年),杨广从洛阳出发,先到汾阳宫(今山西宁武)避暑,避暑已毕,再悠悠北进,打算顺着御道前往涿郡,开始第四次军事行动。突厥汗国始毕可汗得到消息,亲统骑兵十余万,向杨广突袭。杨广退到雁门,被突厥军队团团围住,猛烈攻城,流箭堕到杨广面前,城内存粮仅仅够20余日。杨广登城巡视,向守城将士说:“各位努力杀贼,只要能够脱险,凡随驾官兵,不要发愁不富贵。”幸亏守城将士坚守,城池一直未被攻破。后来突厥北方发生事变,始毕可汗才解围而去。杨广回到洛阳,心神稍定,对当初所作的重赏有功将士的承诺,全部不认账,尽失人心。

远征高句丽的战争,使隋朝的统治迅速崩溃。百姓受不了为发动战争进行的残酷剥削和暴虐驱使,纷纷起义。大业七年(611年),王薄在长白山(今山东章丘,不是东北)首举义旗,山东、河北广大地区的人民纷起响应,起义军“多者十余万,少者数万人。”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隋炀帝自伴随亡隋的败迹黯然辞世起,便有盖棺定论。被公认是中国历史上最坏的皇帝,千百年来,铁案如山。但他又是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建树最多的皇帝之一,那一段历史,曾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光彩的一页!

虽然我们不能指望从瓦岗寨上下来,又是抱着“以隋为鉴”宗旨撰史的魏徵。能给我们留下一部公允地评述隋炀帝的《隋书》;我们差不多可以说,秦始皇做过的事,他多半也做了,但是他没有焚书坑儒;我们还可以说,隋炀帝做过的事,唐太宗多半也做了,但是唐太宗贞观时代远不及隋炀帝大业前期富庶。然而,秦始皇、唐太宗都有“千古一帝”的美誉,隋炀帝却落了个万世唾骂的恶名。

纵观杨广的一生,他能文能武,有勇有谋,绝顶聪明,但性格中却有作为一个帝王最致命的许多弱点。其一就是虚荣心。杨广非常爱面子,他奢靡浪费到了极点,其实不光是图享受,更是为了讲排场、讲阔气,显示帝国的富有和帝王的威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