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隋朝 > 正文

诬陷兄长——阴谋图得东宫位

有一次,隋文帝秘密让人给几个儿子看相。看相人说:“晋王眉上双骨隆起,贵不可言。”隋文帝又问大臣韦鼎:“我的几个儿子,谁能够继承我?”韦鼎说:“皇帝和皇后最喜爱谁,谁就应该继承皇位,这不是我所敢于预料的。”隋文帝笑着说:“你不肯明说吧!”

image.png

杨广看出父母不喜欢太子却喜欢自己,就抓住时机加紧活动。一次,他入朝后要返回扬州总管任上,进宫向独孤皇后辞行,说:“臣虽然愚鲁,但很注意维护兄弟间的情谊。也不知因为什么得罪了太子,他总想暗算我。”说着,哭泣不止。独孤后相信了他,也泪流满面,愤愤地说:“太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我为他娶元家姑娘,他竟不以夫妇之礼对待她,专宠阿云。以前毒死太子妃,我还没治他们的罪,现在又要来暗算你!我在世时尚且如此,我死后他还不把你整死!”杨广又拜伏在地,呜咽不止,独孤后也悲不自胜。从此,独孤后拿定主意要废掉杨勇,改立杨广为太子。

杨广和安州总管宇文述非常要好。一次,他向宇文述问计。宇文述说:“皇太子失爱已久,令德不闻于天下。大王以仁孝著称,才能盖世,南平残陈,北伐突厥,屡建大功。皇上和皇后都很钟爱您,四海之望,实归大王。但废立太子是国家大事,骨肉之间,实在不容易谋划。越国公杨素,深得皇上信任。当今能劝说皇上废立太子的,只有杨素一人。而杨素所信任的人,只有他的弟弟杨约。我很了解杨约这个人,请允许我到京师找他商量,共图大事。”杨广听罢大喜,给了宇文述很多珠宝,让他见机行事。

杨约当时任大理寺卿,杨素要干什么事,都要先找他拿主意。宇文述到长安,有意接近杨约,赌博时故意输给他,把杨广给自己的珠宝都输光了。杨约得到很多珠宝,拿出一些送给宇文述。宇文述乘机说:“这些珠宝都是晋王赏赐的,让我和您共为欢乐。”杨约大惊,说:“为什么这样做?”宇文述便把杨广想谋夺太子位的事告诉了他,并劝他说:“您的兄长杨素,执掌大权已经有一些年头了,但他得罪的朝臣,不知有多少,连太子也被他得罪了。虽然皇帝对他很好,但想危害他的人也很多。皇上一旦去世,谁还能庇护他?”这虽已在上文中有所陈述,下面就其枝节,作以详述。

杨约听了这番话,不免有些紧张,问道:“依兄之见,当如何处置?”

宇文述道:“如今太子失爱于皇后,皇上也素有废黜之心,这是您所知道的。若在此时请立晋王为太子,也就在贤兄的一句话。要是能在这个时候建立大功,晋王必然刻骨铭心,感激不尽。这是去累卵之危,成泰山之安啊!”

一席话,说得杨约不住点头,连连称谢道:“多谢仁兄赐教,使我愚兄弟一家去危存安,我这就去同家兄商量。”

杨约告别宇文述后,匆匆赶往杨素府邸,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并道:“晋王势在必立,若是我家拥戴于未定之时,他必然感恩戴德。一旦他临朝执政,对兄长还能不言听计从吗?”

杨素沉思良久,才说道:“这件事我何尝没有想过,不过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杨约不解,说道:“兄长的意思是……”

杨素道:“太子自然是应该废掉,皇上也有这个意思。可是,你看晋王有人君之德吗?”

杨约道:“晋王才兼文武,且有仁德。朝野上下,有口皆碑。兄长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杨素道:“你忘了张丽华的事情了吗?”

张丽华是陈后主的宠妃,是江南有名的长发美女。隋军攻取建康后,杨广立即派人向看押陈宫妇女的隋朝老将高索要她。高认为她乃是乱国的祸水,不仅没给,而且立即将张丽华杀了。杨广对此,怀恨至今。

杨约道:“此事早已过去多年,何必提起?”

杨素道:“由小知大,见今知远。只怕他当上皇帝,比当今太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杨约道:“只要能长保咱家的富贵,管他好坏呢!”

杨素道:“他未必是个以德报德的人,我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杨素一生,历仕两朝,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没经过?他自然比杨约想得深、看得远、认得准。只可惜贪欲胜过了智慧,他没有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后来,杨广上台,第一个遭到灭族之祸的,便是杨素一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听杨素这么一说,杨约不禁有些失望:“看来兄长是不想管了?”

杨素摇了摇头说:“既然他已经找到我们头上,不管岂不更糟?”

杨约这才高兴地说:“皇后之言,主上无不听从。兄长既然肯出面,何不先从皇后入手!”

过了几天,杨素到宫中侍宴。席间,他屡次提到晋王仁孝谦恭。以此来试探皇后。独孤后哭着对他说:“你说得很对,我这个儿子非常孝顺,每当和人说起自己远离父母,都痛哭流涕,不像太子终日和云妃欢宴,专门亲近小人,猜疑兄弟。我之所以越发疼爱晋王,是怕太子要暗算他。”说着,她给了杨素一些金子,让他劝说隋文帝废掉杨勇,改立杨广为太子。

杨勇多少知道他们的密谋后,非常恐惧,不知如何是好,时常有反常表现。隋文帝让杨素去查看杨勇动静。杨素来到东宫,故意拖延时间,让杨勇等了许久。见面后,杨勇不免埋怨他一通。杨素回来对隋文帝说:“太子怨望,恐有他变,应该加以防备。”隋文帝听了,对杨勇更加疏远。

独孤后时常派人窥视东宫,搜集杨勇丑闻,然后添油加醋地向隋文帝报告。

杨广又令亲信段达收买东宫近臣姬妾,让他诬告太子图谋不轨。

在独孤后的屡次劝说之下,隋文帝终于拿定主意。开皇二十年(600年)十月,隋文帝在武德殿召集诸王和文武百官,当众宣布废掉杨勇,改立杨广为太子。

杨勇被废后囚禁在东宫,隋文帝令太子杨广看管他。杨勇自以为废掉他不是因为他的罪,屡次要求面见隋文帝申诉冤情,都被杨广阻止。杨勇于是爬到树上大喊大叫,想让隋文帝听到后接见他。杨素对隋文帝说,杨勇被鬼神附体,已经神志昏乱,不可救药了。隋文帝竟信以为真,杨勇从此再也没见过隋文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