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知否》原著海朝云低嫁的背后:相貌人品俱佳,却只有盛长柏敢娶

《知否》原著海朝云低嫁的背后:相貌人品俱佳,却只有盛长柏敢娶

对于古代女子而言,嫁人是一辈子最重要的事,嫁人就是第二次选命,就像盛老太太说的那样,要是嫁了个懒汉,再好的姑娘也废了。

嫁入高门大户是墨兰的人生最高理想,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不惜赌上自己的清白和盛家的名声。

最后,墨兰如愿以偿,嫁入了永昌伯爵府,可婚后的她真的快乐吗?

并不!墨兰如愿高嫁,却没有如愿过上好日子,整天和妾室相斗,争风吃醋,一点主母的风范都没有。

都说高门嫁女,低门娶媳,但也有例外,盛家的祖孙三代都娶了门第比自家高的媳妇。

盛老太太是永毅侯府的嫡女,在簪花筵上偷偷看见新出炉的探花郎,听人家吟了两句诗,当场生情,违抗疼爱自己父母,下嫁盛家,新婚几年后爱淡情驰,夫妻反目。

这是一个低嫁失败的例子,盛老太太没有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媳妇幸运,看看王若弗和海朝云,她俩的低嫁就很成功。

王若弗是已故王老太师的嫡幼女,爹爹配享太庙,而盛紘刚刚考中功名盛家,和显赫的王家是不能相比的,当初王若弗怨过自己的母亲,凭什么姐姐能嫁到尊贵的康家,自己却只能下嫁盛家啊,日子久了,王若弗才知道自己的这桩婚姻有多好。

盛长柏被选为庶吉士之后,亲事也说定了,相中的是江宁海家家主的嫡出二小姐,书香世家,满门清贵,父兄皆在朝为官。

海家门第高,二小姐海朝云德容言功样样不差,素有好名声,这么好的一门亲事,王若弗却不满意了,因为海朝云因为一些原因难以说亲,要不然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会“便宜”了五品小官的儿子盛长柏呢。

海朝云为什么难嫁?

王若弗偏心自己的外甥女,本想让康允儿嫁给盛长柏,但盛紘不同意,他先下手为强,把海家的这门亲事说好了之后才告诉王若弗,王若弗气愤道:

就算老爷嫌康家如今败了,也不应找那海家,他们家家规明令子孙四十无子方可纳妾,做他们家媳妇那是再好不过了,可是这样人家闺女可如何要?我听说海家大小姐出了门子后,三天两头忤逆婆婆,不许丈夫纳妾,偏海家门第又高,这样一尊活菩萨请进门来,老爷让我如何做婆婆!

盛紘替盛长柏挑了一门这么好的亲事,王若弗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和她吵了起来:

废话!若非如此,咱家如何与海家攀亲!只要你不无事生非往柏哥儿房里塞人,好好做你婆婆便无事!

海家的这条家规就是海朝云难嫁的根源。

子孙四十五子方可纳妾,这是约束家中男丁的,嫁到这户人家里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免了妻妾之争,夫妻二人好好过日子。

家规没有规定女婿也得遵守,但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姑娘,出嫁后不会同意自己的夫婿纳妾,而且海家门第太高,一般人家又得罪不起,就像海朝云的大姐夫一样,想纳妾却得罪不起岳家,只能忍着。

王若弗不想让盛长柏娶海朝云也是情理之中。

一方面,康允儿是她的亲外甥女,康家如今没落了,她身为姨母得为康允儿考虑出路。

另一方面,是因为王若弗忌惮海家,海朝云出身高贵,这让王若弗怎么摆婆婆的谱儿啊,她怕自己压制不住儿媳妇。而且,王若弗还想多抱几个孙子,海朝云要是不让长柏纳妾那可怎么办啊。

海家的那条家规让王若弗很头大,却不知那正和盛长柏的心意。

盛长柏一心只读圣贤书,不爱美色,成亲之后,他会和妻子举案齐眉,相濡以沫,但是妾室、通房什么的他就消受不了了,就算海家允许他纳妾,他本人也是不想纳妾的,有这条家规和海家的势力在,盛长柏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王若弗塞进来的妾室。

宅斗高手海朝云,终成人生大赢家。

盛长柏这样的好男人,真的是世间难求,人人都说海朝云有福气,却不知盛长柏才是最有福气的那个。

常言道,好女旺三代,悍妇毁一族。

海朝云嫁入盛家之后,没有因为自己的家世趾高气昂,而是谦和有礼,孝敬公婆,安分守己,从不逾矩。

你要是以为海朝云没什么手段,那就大错特错了,她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而已。

原著中有这样一场戏,盛家的三个姑娘都到了出嫁的年纪,永昌伯爵府的梁夫人三番两次地来盛家,相中了庶女明兰,这让墨兰很不服气,明明自己更出挑,凭什么明兰得梁夫人赏识啊。

墨兰沉不住气,跑到明兰的院子里扇了明兰一巴掌,明兰的脸上立马落下了一个红掌印,海朝云早早就收到消息了,但并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因为她知道,王若弗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打压林噙霜和墨兰。

王若弗沉不住气,林噙霜几句话就让她气得不行,直接动上手了,主母、妾室、丫鬟婆子打成一片算什么样子啊,而且长枫也来了,来维护自己的娘亲和妹妹。

这个时候,海朝云适时地出现了,她清冷威严的目光扫射了一遍众人,并不置一词,只先转头与刘昆家的说,“太太身子不适,请刘妈妈先扶回去歇息吧。”

海朝云目送着王若弗离开了,才又转头看着长枫,淡淡道:

除了一家之主,从没听说过内宅的事儿有爷儿们插手的份儿,三弟饱读诗书,莫非此中还有大道理?……还是赶紧回去读书吧,明年秋闱要紧。

海朝云这话说得让长枫脸红不已,他再想护着林噙霜和墨兰也不行了,只能悻悻离开,林噙霜这个时候已经知道海朝云不好惹了,没想到重头戏还在后头,海朝云算好盛紘回府的时间,派人去请盛紘,然后震慑下人,丫鬟婆子没一个人再敢轻举妄动。

爹爹,永昌侯府未必非得与我府结亲的,若四妹妹再闹,怕是连六妹妹也搅黄了;还有最要紧的,您也知道,新皇登基,最忌的就是这嫡庶不分呀!

等盛紘回来了,海朝云晓以利害,盛紘再偏心林噙霜和墨兰也是不能了,只能按照规矩惩罚了二人,然后好生安慰被打了的明兰。

经过这件事之后,海朝云在盛家算是站住脚了,没人再敢小瞧她这个大少奶奶。

盛长柏的房里有个通房叫羊毫,是仅有的一个通房。

盛长柏并不喜欢羊毫,那是王若弗非得塞进来的,在那个年代,成年男子房里一个女人也没有是会遭人笑话的,所以就把羊毫留到了成婚之后。

海朝云嫁给盛长柏之后,完全可以把羊毫打发走,盛长柏也不会拦着,而且这是盛家的“传统”,盛老太太和王若弗嫁进盛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发通房丫鬟。

海朝云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留下了羊毫,但是给羊毫灌了红花。

留下羊毫,是为了盛长柏和自己的好名声,也是为了拦住第二个、第三个“羊毫”,给羊毫灌红花,是为了防止她生下庶子庶女。

这个女人,比王若弗聪明了一万倍不止。

海朝云不仅有家世,更有手段,她和盛长柏夫妻恩爱,这一生为盛长柏生了四子一女,并且没有庶出子女,这在那个年代,算是人生大赢家了。

写在最后:原创内容,抄袭必究。我是临溪柚子,欢迎点赞、关注与转发,也欢迎大家一起来评论区讨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美食不只是吃吃喝喝,透过饮食看汉朝兴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