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治通鉴:天下最难的事就是利益分配

资治通鉴:天下最难的事就是利益分配

《资治通鉴》第40卷,汉纪三十二

汉光武帝建武二年(丙戌,公年26年)

历史无独有偶,看到上面这段材料时,我想起一个人,给刘邦六出奇计的陈平

在《史记》中,有一段陈平的故事,说的是陈平给村民分肉,分完人人叹服,都说陈平分得好。

而材料中的冯勤也现在也在做这个事情。

只不过,冯勤做的并不是分肉,而是比分肉更大的利益。

这要是分不好,必定是人脑子打出狗脑子,首当其冲的冯勤要倒霉。

从结果来看:”莫不厌服焉“

冯勤做得很好,而其中的”厌“、“服”则是两个概念。

厌,表示不满足,服,表示服气,连起来就是全部的人都满足了、服气了。

能做到这一步但真不容易,要知道人心是最复杂,想要让所有人都满足,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不管怎么做,总有人不高兴。

而从咱们冯勤做这事的结果来看,可以稍微做下逆向思考,冯勤会遇到什么问题。

其一,功劳计量

封赏肯定要有排序,谁功劳最大这个都要列出个顺序。

列出来简单,你以什么标准判断,谁功劳最大、谁功劳最下,这个标准大家是不是认可的?

当年刘邦封赏就也出现这个问题,萧何第一,将领不服,于是刘邦就有了猎人、猎狗的理论。

对于冯勤来说,这些功臣的功劳怎么算。

如果以战功、军功、斩首来算,很直接,但如寇恂、伏湛等文臣搞后勤的人家没什么军功,但是贡献大,怎么说?

退一步来说,就算以战功、斩首来算,有些将军参加了很多战役,的确没有很多斩首,但发挥重要度极高,怎么说?

还有,有些人丢城失地,这又怎么说。

所以讲,这个计算排序的过程很难讲,难在这个算法很难统一认可。

其二,功劳排序

功劳的计量只能说是把对应的功劳给数据化。

而数据化之后就必然涉及到一个排序的问题。

或许赏赐什么,这些将领并不在乎。

但这个排序的背后,却有包含了论资排辈的意思。

就好比说,A赏赐比B多,那是不是A功劳比B大。

B和A争执的时候,A一句”老子功劳比你大“,B是不是得怂?

B要是说:”屁,谁说你功劳比我大?“

A说,那为什么封赏比你多?

你看,到这B就没办法反驳。

其三,人的比较

再退一步来说,功臣将军们在乎的是那点土地?

恐怕心中的心气才是关键的。

尤其是这些人可能还彼此不对付,在封赏下来之后,少不得会比较。

而人的比较往往是通过和他人比较而来,一般都是看到别人比自己好就不爽,比自己差就很爽。

于是乎,少不得这个情况发生。

我跟皇帝不知道多少年,你一个后来的居然在我前面?

你这家伙,我看不爽,居然在我前面?

我比你更牛逼,你居然在我前面?

我这么厉害,居然排这么后面?

我和光武帝关系极好,怎么只派这里?

人嘛,谁愿意承认自己比别人差?

尤其是朝廷本就汇聚天下精英,更是心中傲气大的没边。

除非真的超过自己很多,一般那些只比自己强一点的,都会觉得此人不过是走了狗屎运。

其四,递条说情

大家都想要更多、更好的封地,都不想落得人后。

除了正规的手段之外,也少不了递条说情。

好比说光武帝关系极好的人,写个条子、递个话说”小冯,XX是我朋友,还请多照顾一下。“

冯勤怎么办?

刘秀的朝廷内部本就派系众多,为了今后的政治地位这类事绝对不会少。

都是不能得罪的大佬。

其五,人情上的往来

这个就是针对冯勤自己的。

说冯勤自己没有政治倾向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这件事中,冯勤又必须做到没有政治倾向。

有些关系和他不错的人,如果也想希望他的封赏策划的时候高抬贵手,冯勤好不好拒绝?

答应吧,这个同意了,其他的怎么搞?严重一点把事情办砸,光武帝压打他板子。

不同意吧,又得罪了朋友,等于自绝于人。

最终结果,用材料的话是这样说的:勤差量功次轻重,国土远近,地势丰薄,不相逾越,莫不厌服焉。

冯勤做到了让所所有人服气。

但就像之前文章提到的,怎么可能让所有人服气,必定是绝大多数人服气,少部分人不服气。

不过,从这段话却可以看出,冯勤大概率是做了这么几个功夫。

其一,把功劳量化。这样才能够进行比较,而且这个量化的过程得到诸人的认可。

否则,你搞后勤的和前线拼杀怎么比,必须要换算才行。

其二,赏赐的东西某种程度也进行了量化,且这个过程也得到了诸人的认可。

功劳是如此,赏赐物也是如此,如果单纯就是钱这一个标的物还好办。

但是那个是土地,不同地方土地产出不同、地理位置不同都会造成价值差异不同。

其三,不相互超过,其实并不是说这些封赏的功臣,个人认为还是冯勤在封赏计算过程中做到了公平、公正、公开。

自己所做让人挑不出刺来,所以才能让所有人大多数人信服没话说。

【闲扯】

利益分配是最难的。

政治就是分配的游戏。

在工作中领导给我奖励,我就会对我自己内心变化进行审视。

有的时候,我负责的项目,领导给的明明很多,我却依然觉得这事是我干的,凭啥分给别人,我要独吞!这就是人性的贪婪。

还有的时候,平均分大家都一样,我却又会想,那个谁明明没做事成天闲得要死,凭什么我和他一样。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于是我就得住一个结论,利益分配,不管怎么搞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足。

既然这样,那就让绝大多数人满足就行了。

而做的过程,却要在三个方面达成共识。

其一,功劳计算的方式众人要认可,毕竟事成靠众人,但每个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却不一样。这也是封赏让众人信服的基础。

其二,对每个人参与其中发挥作用、功劳,要达成共识。

而这个共识,并不是领导者自己的共识,而是参与者相互之间认可对方发挥的作用。

其实,达到这一步,基本上也没什么吵了。

其三,作为奖励或分配主导者,做事得正!得无可挑剔。

一方面,自己得的理所应当,不能说自己做裁判又当守门员。

另一方面,对关系户可以有但别太过分。

再一方面,过程的公开让所有人看得到,没有黑箱环节。

做的这些,基本上也就搞得差不多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酒文化的历史和传说(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