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商朝 > 正文

金滕藏策,三诲康叔

一些居心不良的野心家嫉妒周公,常常在暗地里蛊惑少不更事的成王,说周公心怀叵测,要篡权夺位。成王起先并不信,但众口铄金,成人尚且不辨真伪,更何况一个无知的孩童。

后来,成王也慢慢开始猜忌、防备周公。原先周公有事向成王汇报时,成王总是脱口而出:就依叔父之计!可现在却变了,周公再来请示,成王每每都说:我再问问别人有什么看法。一来二去,有时就误了要事。

于是,成王的一个叫唐叔的弟弟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寻到一秆双穗的稻子敬献给成王。在古代,双穗的稻子被看做是上天降下的吉兆,成王便特意遣唐叔将这株天降的祥瑞之稻赐给东征的周公,并写了一首诗《馈禾》,大意是说,周公啊我的叔叔,您看,天降吉祥之兆,保佑您早日平息反叛,我们共同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

image.png

看到成王派遣亲弟弟赠给自己一根稻子,周公立刻恍然大悟:成王并不放心自己拥兵在外。于是,周公毕恭毕敬地依照臣子的礼节,也写了一首诗《嘉禾》,意思是颂扬天子之命,借此向成王表明心迹,请成王宽心,他一定会鞠躬尽瘁平息反叛,而且一片丹心,只要凯旋,便告老还乡,安度余年,请成王万勿担忧。

周公率军东征,成王在朝也寝食难安,既担心周公军事失利,又担忧周公拥兵自重,倘若周公与管叔蔡叔同谋倒戈一击,那么周朝也就到了末日。

一些居心不良的野心家嫉妒周公,常常在暗地里蛊惑少不更事的成王,说周公心怀叵测,要篡权夺位。成王起先并不信,但众口铄金,成人尚且不辨真伪,更何况一个无知的孩童。

后来,成王也慢慢开始猜忌、防备周公。原先周公有事向成王汇报时,成王总是脱口而出:“就依叔父之计!”可现在却变了,周公再来请示,成王每每都说:“我再问问别人有什么看法。”一来二去,有时就误了要事。

于是,成王的一个叫唐叔的弟弟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寻到一秆双穗的稻子敬献给成王。在古代,双穗的稻子被看做是上天降下的吉兆,成王便特意遣唐叔将这株天降的祥瑞之稻赐给东征的周公,并写了一首诗《馈禾》,大意是说,周公啊我的叔叔,您看,天降吉祥之兆,保佑您早日平息反叛,我们共同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

看到成王派遣亲弟弟赠给自己一根稻子,周公立刻恍然大悟:成王并不放心自己拥兵在外。于是,周公毕恭毕敬地依照臣子的礼节,也写了一首诗《嘉禾》,意思是颂扬天子之命,借此向成王表明心迹,请成王宽心,他一定会鞠躬尽瘁平息反叛,而且一片丹心,只要凯旋,便告老还乡,安度余年,请成王万勿担忧。

周公平息叛乱归来,有关他篡权夺位的流言飞语甚嚣尘上,说周公剿杀管叔、放逐蔡叔,就是架空成王的一个步骤。因此,成王愈发猜忌周公了。

周公为了表白心意,就回皇宫亲自向成王报告情况,而且还写了一首诗明志,这便是经典巨著《诗经》中的一篇佳作《鸱鹦》,原诗如下:“鸱鹗鸱鹗,既取我子,无毁我室。恩斯勤斯,鬻子之闵斯。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女下民,或敢侮予?予手拮据,予所捋荼。予所蓄租,予口卒瘩,日予未有室家。予羽谯谯,予尾翛翛,予室翘翘。风雨所飘摇,予维音哓哓!”

《鸱鹗》的大意是:鸱鹗啊鸱鸦,你既已夺走我的幼子,勿要再毁坏我的穴巢,我含辛茹苦费尽心,生养孩子多可怜。乘着老天未下雨,桑树根上剥些皮,窝里缝隙都修理。如今树下这些人,还有谁敢将我欺?为揪取茅草花铺巢,我脚爪早就无力,为积攒存蓄干草,我嘴角早就磨破,但是我的窝仍未修好。我的羽毛零落稀疏,我的尾巴干枯无泽,我的巢在危枝上摇摆。它在风雨飘摇中晃悠,我唯有惊恐无助地尖呼!

周公在诗中,将武庚比喻成鸱鹗,成王喻成雏鸟,将自己喻成辛苦保护幼鸟和巢穴的大鸟,将周朝的江山比作风雨飘摇中的鸟巢,世道艰难,大鸟早就满身伤痕,而为了保卫大好江山,自己也呕心沥血,历尽艰辛与挫折。周公希望成王能够领会诗中的寓意,趁着时机未晚“未雨绸缪”,抓紧时间让他回来处理朝政。成王读了此诗,仍未彻底明白周公的心意,随手将诗束之高阁。

周公认为,形势如此不利,他再继续摄政大概会落个凄凉下场,便主动地向成王提出,他想返回自己的封地鲁国。

成王觉得周公终于灰了心,不再热衷名利了,便爽快地答应了周公的要求。

转眼秋天到了,却发生了天变。当庄稼已熟、正待收割之际,忽然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农田里的所有庄稼都被吹歪,甚至有的大树也被连根拔起,一时间。整个国家人心惶惶。

成王看到天气如此反常,认为是老天发怒,心想老天爷既然如此,说明周国肯定发生了不寻常的大事。此时,那些捏造流言飞语的小人又蛊惑成王说:“天变是否在提醒大王,要警惕周公谋位呢?否则,怎么会如此反常呢?”

成王听了这些流言飞语,反觉得颇有道理。因此,他命人开启珍藏中央文书的金柜,盼望能发现应付周公夺位的对策。不料却在金柜中,意外地找到了周公曾经写下的祷告文书。

文书的内容是武王病危之际,周公向上天祷告,希求将武王的重病转移到自己身上,甚至愿意一死。

成王还看到了另一篇祷文,那是有一次成王病重,周公非常焦虑才写下的。当时周公剪下了自己的指甲扔到河中,向河神祷告说:“如今成王年幼无知,假若有什么过错都是我造成的。倘若要死,请允许我去死吧!”这些都表明了周公对年幼的成王关怀备至,体贴入微,也表现了他的满腔赤诚。

于是,太公、召公和成王就找到众史官以及其他有关官员相询。他们答道:“的确如此。咳!周公曾警告我们,千万要保密。”

成王终于明白,周公对王室的赤胆忠心是千真万确的,他手捧祷文痛哭流涕地说:“以前,周公为王室鞠躬尽瘁,功高盖世,我年幼无知,并不知情。如今上天终于发怒了,以此为周公抱不平,小子我要亲自去迎回周公,按国家的礼制也理应如此。”

据说,他的话音刚落,雨便停了,风也改向了,吹倒的庄稼又都立了起来。

成王急忙遣人赶到鲁国,真诚地邀请周公重新出山。见到周公后,成王恳切地对他说:“叔父,您历来为国家呕心沥血。侄子我少不更事,竟然轻信了谣言,招致了天怒,我恳请您宽宥我。”

此后,成王成熟了很多,对周公完全放心了,而周公也继续辅助成王,处理西周的朝政。

后来,人们将这件事称叫“金滕藏策”。

周公三诲,康叔铭记于心

康叔叫封,是武王的同母弟弟。武王刚打下江山大肆分封之际,将封封到了康国,因此,封被称叫康叔。

武王逝世之际,成王尚年幼,周公便出面主政。管叔、蔡叔二人勾结武庚发起了叛变,被周公彻底平息。其后,怎样治理殷商旧地就成了战争获胜后的重大难题。武庚和奄国、淮夷的暴动充分说明,战略要地不宜再任用原来的氏族首脑,而应当派遣周族中值得信任的人前去治理--这已和武王分封有着本质的区别。

周公将弟弟康叔封到原本由殷商治理的核心地带,定都朝歌,即今天的河南淇县。康叔负责管理殷商的七个氏族:陶氏、施氏、繁氏、锖氏、樊氏、饥氏和终葵氏,他们大部分都有着某种手工艺特长。康叔不但拥有广袤的封地,而且还统帅着八支部队,用来提防殷民再次发生叛乱。康叔还被改封成卫君,身份地位愈发尊贵。周公封了康叔,又先后三次到洛邑同他促膝长谈,周公对康叔可谓用心良苦,他循循善诱、苦口婆心地提醒康叔要警惕哪些失误和恶果。周公身为长兄,大权在握、宵衣旰食,竟然如此关爱呵护自己的弟弟,让人钦佩不已。后来,史官加工整理这三次谈话的记录,写成了《康诰》《酒诰》《梓材》三篇法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