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南北朝 > 正文

王懿生平简介 王懿人物评价及史籍记载

         王懿自幼受到良好教育,在这种家庭环境中,王懿少年时就“沈审,有意略,通阴阳,解声律”。

         太元八年(383年),东晋孝武帝时期,前秦统治者苻坚大举进攻东晋,在淝水之战后,大败而回,前秦王超统治由此动摇。原来在苻坚控制下的北方各族首领,纷纷举兵反秦,割据自立。实力雄厚的前燕贵族、鲜卑族首领慕容垂首先建立政权,自称燕王、定都中山(今河北定县),史称后燕。在前秦对后燕的讨伐中,年仅17岁的王懿与其兄王睿受命组织武装,与慕容垂作战。由于双方力量悬殊甚大,加之王懿兄弟经验不足,前秦军队很快溃败。王懿身负重伤,败逃时迷路于荒野之中。据传,有童子忽现,为其觅食,又有白狼引路,方才摆脱困境,渡过黄河,在滑台(今河南滑县)与兄王睿会合。正欲南投东晋王朝,不料被地方势力翟辽截留,任为将领。

        东晋安帝元兴元年(402年),东晋皇族权臣司马元显对桓玄发动进攻,桓玄趁此举兵东下,攻占建康(今南京),杀司马元显及其父会稽王司马道于,掌握了东晋大权,并于次年底代晋自立,改国号楚。对此,王懿曾预言桓玄“恐不足以成大事”。果然,元兴三年,刘裕趁桓玄调其征讨卢循的机会调兵遣将,以反桓复晋为旗号,攻讨建康桓玄。王懿兄弟则受刘裕之命在建康城内做内应,密谋刺杀桓玄,但因走漏消息,王睿被杀,王懿侥幸逃脱。不久,刘裕讨桓军进占建康,桓玄退回江陵,兵败被杀。刘俗掌握东晋大权后,追赠王睿为给事中, 封安复县侯。任命王懿为中兵参军。从此开始了他的沙场生涯。

         东晋安帝义熙五年(409年)四月,急于建功立威的刘裕亲率大军征伐南燕,王懿被委以前锋重任。因其长于谋划,临战勇猛,前后“大小二十余战,每战辄克”。初次显露了他的军事才能。这时,五斗米教领袖卢循趁东晋后方空虚,在广州率领农民起义,并兵分两路,北伐进逼建康。前往镇压的晋军几次大败,建康城内陷于一片混乱,朝中大臣多主张迁都让城,以暂避兵锋。灭亡南燕班师回援的王懿对迁都之说坚决反对,随即被刘裕派驻越城(今广西兴安越城岭西南),以截断起义军归路。起义军进攻屡遭挫折后,慌忙撤军,王懿乘势大破范祟民部,“焚其舟舰,收其散卒,功冠诸将”,被封新淦县侯。

        义熙十二年(416年),刘裕再度兴兵,征讨后秦。王懿被晋升为征虏将军,加冀州刺史,督前锋诸军事,并亲率龙骧将军朱牧,宁远将军竺秀灵、严纲等开钜野泽入黄河,进逼潼关,攻克长安,俘虏后秦皇帝姚泓。灭掉后秦,王懿因功升任太尉咨议参军。灭后秦后刘裕想乘此机会迁都洛阳,进而收复整个北方,朝中文臣武将纷纷附合,唯有王懿提出异议;“今暴师日久,士有归心,固当以建业为王基”。王懿此言在于提醒刘裕应以安顿后方为重,免为政敌所乘。这个建议引起刘裕警觉,又恰逢留守京城的刘裕心腹刘穆之病逝,刘裕恐后方有变,故采纳王懿建议,除留一支偏师镇守关中外,率大军班师南还。南燕、后秦的相继平灭,使刘裕威权大增,为他代晋自立奠定了基础。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恭帝司马德文为零陵王,自立为帝,改国号宋,是为宋武帝。王懿因随刘裕屡立战功,遂改任徐州刺史,加都督名号,成为拥有地盘和军队的实力人物。

       刘裕即位两年便病逝,北魏趁机举兵南侵。此时刘宋王朝正忙于皇位的继承,只派王懿和南兖州刺史檀道济率所部军队抵御。在北魏倾国之兵的压力下,王、檀军队无力抵抗,滑台、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等黄河南岸军事重镇相继落入北魏之手。

       宋文帝元嘉七年(430年),为重振国威收复失地,刘宋王朝再举北伐。由宋文帝宠臣南豫州刺史到彦之统—指挥,王懿以花甲之年随军出征,参与谋划。 刘宋军出发后,北魏军为暂避锋芒,撤回黄河以北,留给刘宋军一座座空城。刘宋军不知是计,反为收复了失地而庆贺:但熟悉北朝情势的王懿却引以为忧,认为北魏军北撤很不正常,其中必定有诈。果然,当年十月,北魏军大举反攻,迅速反攻洛阳、虎牢等地。主帅到彦之大惊失色,忙命焚舟南撤,王懿再次献计,认为魏军距大本营尚远,不必急于焚舟弃甲,而应入济水另作打算。否则,军心动摇,容易溃散。但到彦之执意南撤,退守彭城(今江苏徐州)。宋文帝北伐失败,到彦之因罪下狱,王懿也受到降职处分。随后,王懿又受命协助檀道济救援滑台,因粮尽而被迫撤军。从此,刘宋王朝尽失河南之地。

       宋文帝元嘉七年(430年),为重振国威收复失地,刘宋王朝再举北伐。由宋文帝宠臣南豫州刺史到彦之统—指挥,王懿以花甲之年随军出征,参与谋划。 刘宋军出发后,北魏军为暂避锋芒,撤回黄河以北,留给刘宋军一座座空城。刘宋军不知是计,反为收复了失地而庆贺:但熟悉北朝情势的王懿却引以为忧,认为北魏军北撤很不正常,其中必定有诈。果然,当年十月,北魏军大举反攻,迅速反攻洛阳、虎牢等地。主帅到彦之大惊失色,忙命焚舟南撤,王懿再次献计,认为魏军距大本营尚远,不必急于焚舟弃甲,而应入济水另作打算。否则,军心动摇,容易溃散。但到彦之执意南撤,退守彭城(今江苏徐州)。宋文帝北伐失败,到彦之因罪下狱,王懿也受到降职处分。随后,王懿又受命协助檀道济救援滑台,因粮尽而被迫撤军。从此,刘宋王朝尽失河南之地。

      宋文帝元嘉九年(432年),王懿三任徐州刺史,加号镇北将军,再次肩负起为刘宋王朝镇抚北部边境的重任。次年,又加领兖州刺史。元嘉十三年(436年)进号镇北大将军, 直到去世。

       王懿原来生于北朝,只因苻坚失败而南归东晋,可知其并不执着于“夷夏之防”的说法。而他支持刘裕代晋自立的行为,又表明他并不重视皇统的尊严。追随刘裕后,南征北战始终不渝,为刘宋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他又积极参与了镇压东晋末年的农民起义,这是由他所处时代的阶级局限性所决定的。不能以令人的眼光来苛求古人。

追随刘裕后,南征北战始终不渝,为刘宋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他又积极参与了镇压东晋末年的农民起义,这是由他所处时代的阶级局限性所决定的。不能以今忙于皇位的继承,只派王懿和南兖州刺史檀道济率所部军队抵御。在北魏倾国之兵的压力下,王、檀军队无力抵抗,滑台、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等黄河南岸军事重镇相继落入北魏之手。

 

《宋书·列传第六》

      王懿,字仲德,太原祁人。自言汉司徒允弟幽州刺史懋七世孙也。祖宏,事石季龙;父苗,事苻坚,皆为二千石。

     仲坚德少沈审,有意略,通阴阳,解声律。苻氏之败,仲德年十七,与兄睿同起义兵,与慕容垂战,败;仲德被重创走,与家属相失。路经大泽,不能前,困卧林中。忽有青衣童儿骑牛行,见仲德,问曰:“食未?”仲德告饥。儿去,顷之复来,携食与之。仲德食毕欲行,会水潦暴至,莫知所如。有一白狼至前,仰天而号,号讫,衔仲德衣,因渡水;仲德随之,获济,与睿相及。渡河至滑台,复为翟辽所留,使为将帅。积年,仲德欲南归,乃奔太山,辽遣骑追之急,夜行,忽有炬火前导,仲德随之,行百许里,乃免。

晋太元末,徙居彭城。兄弟名犯晋宣、元二帝讳,并以字称。睿字元德。北土重同姓,谓之骨肉,有远来相投者,莫不竭力营赡;若不至者,以为不义,不为乡里所容。仲德闻王愉在江南,是太原人,乃往依之;愉礼之甚薄,因至姑孰投桓玄。值玄篡,见辅国将军张畅,言及世事,仲德曰:“自古革命,诚非一族,然今之起者,恐不足以成大事。 

       元德果敢有智略,武帝甚知之,告以义举,使于都下袭玄。仲德闻其谋,谓元德曰:“天下之事,不可不密,应机务速,不在巧迟。玄每冒夜出入,今若图之,正须一夫力耳。”事泄,元德为玄所诛,仲德奔窜。会义军克建业,仲德抱元德子方回出候武帝,帝于马上抱方回与仲德相对号泣,追赠元德给事中,封安复县侯,以仲德为中兵参军。

      武帝伐广固,仲德为前锋,大小二十余战,每战辄克。及卢循 武帝

        寇逼,败刘毅于桑落,帝北伐始还,士卒创痍,堪战者可数千人。贼众十万,舳舻百里,奔败而归者,咸称其雄。众议并欲迁都,仲德正色曰:“今天子当阳而治,明公命世作辅,新建大功,威震****。妖贼豕突,乘我远征,既闻凯入,将自奔散。今自投草间,则同之匹夫;匹夫号令,何以威物?义士英豪,当自求其主尔。此谋若行,请自此辞矣。”帝悦之,以仲德屯越城。及贼自蔡洲南走,遣仲德追之。贼留亲党范崇民五千人,高舰百余,城南陵。仲德攻之,大破崇民,焚其舟舰,收其散卒,功冠诸将,封新淦县侯。义熙十二年北伐,进仲德征虏将军,加冀州刺史,为前锋诸军事。冠军将军檀道济、龙骧将军王镇恶向洛阳,宁朔将军刘遵考、建武将军沈林子出石门,宁朔将军朱超石、胡籓向半城,咸受统于仲德。仲德率龙骧将军朱牧、宁远将军竺灵秀、严纲等开钜野入河,乃总众军,进据潼关。长安平,以仲德为太尉咨议参军。

       武帝欲迁都洛阳,众议咸以为宜。仲德曰:“非常之事,常人所骇。今暴师日久,士有归心,固当以建业为王基,俟文轨大同,然后议之可也。”帝深纳之,使卫送姚泓先还彭城。武帝受命,累迁徐州刺史,加都督。

       元嘉三年,进号安北将军,与到彦之北伐,大破虏军。诸军进屯灵昌津。司、兖既定,三军咸喜,仲德独有忧色,曰:“胡虏虽仁义不足,而凶狡有余,今敛戈北归,并力完聚,若河冰冬合,岂不能为三军之忧!”十月,虏于委粟津渡河,进逼金墉,虎牢、洛阳诸军,相继奔走。彦之闻二城不守,欲焚舟步走,仲德曰:“洛阳既陷,则虎牢不能独全,势使然也。今贼去我千里,滑台犹有强兵,若便舍舟奔走,士卒必散。且当入济至马耳谷口,更详所宜。”乃回军沿济南历城步上,焚舟弃甲,还至彭城。仲德与彦之并免官。寻与檀道济救滑台,粮尽而归。

       九年,又为镇北将军、徐州刺史。明年,加领兖州刺史。仲德三临徐州,威德著于彭城,立佛寺作白狼、童子像于塔中,以河北所遇也。十三年,进号镇北大将军。十五年,卒,谥曰桓侯。亦于庙立白狼、童子坛,每祭必祠之。子正修嗣,为家僮所杀。

轶事典故         
      王懿,字仲德,太原人,做车骑将军,一生信奉佛法。父亲,做中山太守,被丁岑所陷害。王懿和他的哥哥侍奉母亲南归,登岸跋涉后饥饿疲劳,没有粮食毫无办法。他只是诚心依靠佛、法、僧。忽然看见一个童子牵着一头青牛,看见王懿等各给他们饭吃,又忽然不见了。
当时暴雨大水,王懿前望茫然,不知如何对待这场灾患。不一会就有一只白狼驯顺地围绕在他面前,过水后又返回来,好象要做引导似的。像这样三遍,于是就跟着狼走,水才到膝盖,得路回朝。以后从五兵尚书转为徐州刺史,曾经想要设斋,当夜便清扫,摆上香花经像。忽然听到法堂上有诵经的声音,清婉流畅。王懿急忙去看,看见五个僧人在佛座前,神态仪表伟异。王懿心里非常钦敬,僧人顾盼依旧,看到施礼未完,都竦身而飞上天去,亲戚、宾客看见的人,更加相信醒悟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