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国 > 正文

冯德麟与张作霖矛盾加剧,失势后参与“复辟” 结果全盘皆输

  

1917年11月,特聘前民政使、曾获“全省警政第一”的王永江为全省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王就任后,改革警政,实行军警分立,严禁军队干涉警政,遭到汤玉麟等人的反对。有一次,汤的部下宋某在城内聚赌,为督察侦知,王派人将宋逮捕。汤玉麟获悉后,唆使部下向警察寻衅,并要求把王永江免职。冯德麟因素与张作霖不合,乃全力支持汤玉麟的对抗行动,从而加剧了张作霖与冯德麟之间的矛盾。

大总统黎元洪为了解决这场军警之争,派特使来奉调解。冯德麟见势不妙,激流勇退,将部队撤回广宁,汤玉麟退至新民。张作霖进而行使权力,免除冯德麟军务帮办职,撤掉二十八师驻沈阳办事处,冯德麟、汤二人以失败告终。冯德麟受挫退居广宁(北镇),意志消沉,固守田园,无所作为。

冯德麟参与“复辟”,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失势后偏偏冯德麟又犯了一个更加致命的错误,居然搭了“张勋复辟”这趟车。他可能认为,如果复辟成功,自然会加官进爵,取代溥仪皇帝封他为“御前侍卫大臣”,又“赏穿黄马褂”,“紫金城内骑马”。其时,冯德麟志得意满,以为交了好运,但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张勋复辟不过是一场匆匆谢幕的“闹剧”。张勋、冯德麟不久就成了“政治小丑”,惶惶不可终日。

 

无奈,冯德麟只得求救于张作霖,张作霖起初也想看他的哈哈笑,放着帮办不当,这回倒好,要进大牢了。但转念一想,这不正是吞并28师的大好机会吗?受此波折的冯德麟已经是一只“死老虎”了。这个时候搭救他一把,更显“绿林人士”素所称道的“义”字,再施以金钱,就不愁28师的弟兄们不归顺了。情形也确实如此,原为冯德麟部将的汲金纯,后来就成了张作霖的一员虎将。

于是,张作霖电告冯德麟:“永居北京甚为危险,速从陆路沿长城单骑来归,当于适当地点出迎”。但冯德麟却没有听从张作霖的劝告,而是带着卫队,换了便装,打算乘火车返回东北。刚到天津,就被曹锟的侦缉队抓个正着,冯德麟、张海鹏及属下官兵200余人,悉数被抓。

 

7月14日,段祺瑞进入北京,“三造共和”。同日,冯德麟被押赴北京。8月15日,冯国璋大总统宣布:“冯德麟因叛变共和,罪迹昭彰,剥夺一切官职和勋位,并交付法院依法严惩。”冯夫人曾对外孙张文琦讲:“你老爷被扣后,我曾多次到奉天找张小个子商议解救办法。张小个子还是有良心的,要是他撒手不管,你老爷落在段祺瑞手上,那还有个好!”关于张作霖的义气,冯夫人谈道:“张小个子逢年过节必亲来北镇拜望,二人见面,你老爷也不给张小个子好脸色。”“那张小个子可不是一般人!从始至终笑脸相对,嘘寒问暖不让你老爷露个笑脸硬是不告辞。”

 

其实,话说回来,张作霖也可以不管冯德麟的死活,28师仍是张的囊中之物,但张作霖念其旧谊,加以施救,也算是有“江湖道义”;再说,把冯德麟弄回奉天,看着昔日与自己一较短长的对手重归“秀才本色”,岂不更加放心?于是,张作霖致电段祺瑞,为冯德麟说情;同时27师、28师等旅、团、营长百余人,也联名为冯请命。不惟如此,辽西16县的乡绅也被动员起来,上书北京政府,请求宽恕。10月15日,法院判决冯德麟“参加复辟证据不足,因吸鸦片罪罚八百元”,随即释放。为了顾全冯德麟的面子,段祺瑞又任命冯德麟为总统府高等顾问,但也只是闲职而已。

而张作霖这边呢,当然不会放弃送到嘴边的肥肉,任命孙烈臣为28师师长。不过,话说起来简单,实际上也是费一番周折的。孙烈臣担任28师师长后,冯部将汲金纯、张海鹏两旅长并不买账,张作霖只得改任孙烈臣为27师师长,自行兼任28师师长。其间,张海鹏还暗地联络,谋求冯德麟复职,但终归失败。经过一番考察,汲金纯获得张作霖的信任,得任28师师长之职。至此,张作霖完全把持了奉天军政大权,当上了说一不二的“奉天王”,也打下了称霸东北的基础。

 

败走“华容道”,冯德麟下野

被剪去羽翼的冯德麟也只能“认命”了,在与张作霖的争斗中,他败得一干二净。1918年9月,张作霖请冯德麟出任顾问。1920年,张作霖与徐世昌大总统协商,任命冯德麟为“三陵承办盛京副都统兼金州副都统”,这是一个对张作霖没有威胁性,但又有很多油水的差事,专管东陵、北陵、永陵的守护及所属土地,又系皇帝钦命,颜面上也算是过得去了。加之三陵所属土地租税收入颇多,也可在精神上自慰了。

1918年以后,冯德麟自认再无出头之日,转而经商,“主业不收副业补”嘛。关于冯德麟到底赚了多少钱,从一个数字中可窥见一斑。1928年,冯庸创办冯庸大学,投入310万元,放到现在,至少也有上亿美元了。当然,这也与张作霖的关照分不开的,在建设奉天铁道时出了纰漏,误了工期,罪可至杀头,但因为是冯德麟的手下主办,张作霖也只是一笑了之。

对此,冯夫人也心存感激,他对外孙张文琦讲:“你老爷脾气暴躁,性格刚烈,在野的八年中(1918-1926)给张作霖不少气受,张小个子绝无怨言,大度呀!有一年你老爷去帅府找张小个子要条件,穿着长袍马褂,在长袍袖口内藏把手枪。举茶之间枪不慎掉了下来,张小个子说,大哥!你到我这里来还带着家伙干吗?我张作霖再不济也不能对大哥不义呀!后来你老爷也常念叨,小个子这人还是有良心的,是真心想弥补这辈子对我的亏欠!”这些琐事由赵懿仁亲口说出,可证实张、冯二人虽然纠缠不清,但后期还是相处得不错的。

1924年,冯德麟退职,回北镇养老。不过,冯德麟终究放不下自己的过去,郁郁寡欢,1926年8月11日,突发心脏病而死,时年59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