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晋朝 > 正文

第九节 事起高平

  曹睿说的“小孩子”就是当年八岁的曹芳,而一同托孤的曹爽就是前几年与司马懿共同辅政的曹真的儿子。

  虽然曹爽和司马懿的官职一样 大,但毕竟是曹家天下,抢夺起权力来比外姓人更加无所顾忌。曹爽年轻,属于少年得志,少年人自有少年人的活法,入阁之前的曹爽是不折不扣的少壮派,跟何 宴、邓飚、丁谧、毕轨一班高官后代一起开过沙龙,流行音乐、小资情调什么的,是联系他们的常用纽带。

  朝中老臣们看不惯这帮少壮派,如今曹爽入阁,这帮人士全受到了重用。

   跟上司有共同爱好就是最好的进步资本。这群雄心勃勃却志大才疏的年轻人哪有什么好招教给曹爽啊?第一步就鼓捣小皇帝用明升暗降的办法封司马懿为太傅,驾 空了司马懿。接下来任命何宴、邓飚、丁谧为掌管各部的部长,毕轨当了首都军区司令,曹爽的几个弟弟有的当了宪兵司令,有的当了皇办主任。表面上曹爽独掌了 军政大权,似乎真的很爽了。

  此时的曹爽改变了以往对司马懿以父辈相待的态度,大事小情再不和他商量了,看在他为曹家的事业作过重要贡献的面子上,保留元首级待遇,允许他坐着豪车在京城自由活动,偶尔让他拜谒一下先祖的亡灵就已经不错了。

  此时司马懿又用起了他的老办法——装病,声称自己战争年代身体损伤严重,如今年纪大了,挺不住了,终于积劳成疾,卧床不起了。

   曹爽听说司马懿生病了,也多少有些怀疑,就派自己的亲信官员李胜去打探。李胜当时被派去荆州做刺史,就以向司马懿告别为借口爱去试探。李胜到了司马懿的 卧室,只见司马懿躺在床上,两个使唤丫头正伺候他吃粥。司马懿似乎没法用手接碗,只能把嘴凑到碗边去喝,就是这样,没喝上几口,粥又沿着嘴角流了下来。李 胜在仔细地观察司马懿,觉得司马懿真是病入膏盲,很是可怜。

  李胜不忍多看,他对司马懿说:“这次蒙皇上恩典,派我担任荆州刺史,故特地来向太傅告辞。”

  司马懿听了,喘着气说:“委屈您啦,并州在北方,接近胡人,您要好好防备啊。我病得这样,只怕以后见不到您啦!”

  李胜听了,纠正说:“太傅听错了,我是去荆州,不是并州。”

  司马懿似乎还是听不清,疑惑地看着李胜。李胜于是又大声说了一遍,司马懿这次总算搞清楚了,苦笑着说:“老了,耳朵聋,听不清了。您做荆州刺史,这太好啦。”

   李胜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向司马懿告辞,回到曹爽身边,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然后叹了口气说:“现在太傅只差一口气了,您也就不用再担心了。”曹爽 听了,也十分高兴。可他们谁都没想到,司马懿是装病的行家,当年他就是用这招儿蒙骗曹操,不去做官,如今也不过是故伎重施罢了。

  司马懿日夜筹备事变,但这个计划却只和长子司马师商量,直到行动前的那个晚上才告诉了次子司马昭。拥有这样谨慎性格的人,怎能不所向无敌?

   司马懿最器重长子司马师,这个儿子有魄力、有能力,平时就私下豢养了三千兵士。如果运用曹魏的军队,那样一是太显眼,二是不能保证突然事变时听从指挥。 而司马师用自家的钱豢养的这三千兵士绝对是心腹死士。对阵敌国的大军团虽然不顶用,但对付志大才疏的曹爽等人,则是十拿九稳。

  在事变前的晚上,安排好此次的行动之后,大家都去休息。司马懿让人去看两位公子的动静,那人回来禀报说:大公子睡得又香又甜,二公子却光在床上烙饼。

  难怪司马懿偏爱司马师啊!

   公元249年新年,魏少帝曹芳到城外去祭扫祖先的陵墓,曹爽和他的兄弟、亲信大臣全都跟去了,因为司马懿“病重”,也就没有请他同去。可曹爽陪曹芳刚离 开洛阳,太傅司马懿的病就全好了。他马上披戴起盔甲,带着两个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率领兵马占领了城门与兵库,发动了政变,控制了京都。并假传皇太后的诏 令,把曹爽的大将军职务撤了。同时上书曹芳,指责曹爽背弃先帝遗命,败乱国典,排斥群臣,任用亲信,目无君主。因此,他不得不采用兵谏的办法,为国除害。

   司马懿派人把奏书送往城外,曹爽看后,惊慌失措。这时大司农桓范逃出洛阳,来见曹爽,劝他们携皇帝到许昌,调外地的军队和司马懿作战。曹爽迟疑不决。桓 范对曹羲说:“如今你是同天子在一起,号令天下,谁敢不应?”曹羲一言不发。桓范又说:现在动身去许昌,第二天就可以到达,那里有武器库,可以武装军队, 担心的只是粮食,但大司农的印信还在我身上。曹爽兄弟还是不听。这时,司马懿派人告诉曹爽,只要他罢兵免官,交出兵权,就可以回归府第,保留封爵。

  曹爽听了来人的劝告,说道:“司马懿只是为了夺我的权,我回归府第,仍旧可以做个富家翁。”桓范知道这样做后果将不堪设想,禁不住哭道:“你父亲是个好样的,想不到生了你们兄弟,我为什么竟和他们一起遭受灭族之祸呢?”

   曹爽交出兵权,回到洛阳家中。不久,司马懿以更多的罪状,将曹爽兄弟及何晏、邓飚、丁谧、毕轨、李胜、桓范等,全部处死,并诛灭三族。由于曹爽集团的所 作所为不得人心,司马懿发动政变时,朝内外的文武大臣多数是袖手旁观,曹爽的军权一被剥夺,曹爽集团也就随之土崩瓦解了,曹魏的军政大权从此归司马懿控 制。

  但曹爽集团的垮台,并不等于司马氏与曹氏之间的矛盾已经解决。一部分有军事实力的亲曹势力又先后起兵反对司马氏。

  嘉平三年(公元251年),太尉王凌在扬州发难,图谋推翻司马懿,废皇帝曹芳,立楚王曹彪为帝,此举意在架空司马懿挟曹芳以令诸侯的威力。你不是拉皇帝做虎皮吗?我立一个新的,至少可以和你势均力敌。

  此事被人告发了,司马懿却下了赦免令,王凌本来揪起的一颗心落了地,没想到司马懿这么仁慈啊,早知道这么好的上司,我跟他一伙多好啊。

  王凌这儿宽慰了没两天呢,早晨一睁眼,司马懿的大军到了,王太尉猝不及防,只好束手就擒。

  押送王凌去洛阳的路上,王凌托人向司马懿要几根棺材钉,想试探一下此行的吉凶。别的事不好办,这个很痛快,很快几根质量上好的棺材钉就送到了王凌眼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