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晋朝 > 正文

祖逖简介与评价:简述名将祖逖一生的故事


  •   祖逖年轻时,与好友刘琨一同在洛阳当司州主簿。刘琨同祖逖一样性格豪爽,行侠仗义。所以,他们非常要好,情同手足,同吃同住。每次谈到国家兴衰、百姓 安危,他们双双陷入惆怅;说到个人抱负志向,他们二人又心情激荡。为了实现自己报效国家的远大抱负,每天清晨,祖逖听到鸡鸣,便叫醒刘琨,一起舞剑练武。 “闻鸡起舞”这一典故便由此而生。后来,它常用来比喻有志向的人,及时奋发努力,决心干出一番事业。正如宋代诗人范成大所说:“古来百战功名地,正是鸡鸣 起舞时。”

      西晋末年,皇族自相残杀,匈奴、羯等少数民族首领乘机起兵反晋,进入中原,形成混战割据局面。公元313“闻鸡飞舞”的祖 逖年,担任军咨祭酒的祖逖上书镇东大将军司马溶(后为东晋元帝),要求领兵北伐,收复中原。司马涫只想偏安江南,无心北进,但又不愿落下反对此伐的坏名 声,便封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仅给了他1000人的口粮和3000匹布,让他自行招募士兵、制造兵器。祖逖毫不气馁,他从同来避难的部曲中挑选了 100余家,毅然渡江北进。船到江心,祖逖遥望中原烽火,感慨万千,他敲着船楫发誓道:不收复中原,绝不回渡!“中流击楫”这一典故,就来源于此。

       渡江之后,祖逖率众屯驻淮阳。在这里,他一面发动大家赶造兵器,一面招募士卒,扩大队伍。经过一番努力,祖逖在原来部曲乡勇的基础上又招募2000余 人,组织起了一支新军。当时,豫州地区主要有两股武装势力:一是羯族首领石勒,他以襄(今河北邢台)、邺(今河北磁县南)为中心,占领大片土地,时常兴兵 南下;二是当地流民所建立的坞堡组织,他们各自为战,以求存自保为目的。祖逖北伐,主要任务是阻止石勒南下。但他清醒地认识到,要阻止石勒南下,首要的是 必须联络或征服各地坞堡,扩大势力,控制兖、豫各郡县。

      公元317年,祖逖挥师进驻芦州(今安徽亳州东),派人劝说谯城(今亳州)坞 主张平、樊雅归附。因使者言行失当,被张平所杀。祖逖被迫挥师攻城,但数次强攻不成。于是,祖逖及时变换策略,用“离间之计”诱劝张平部将谢浮倒戈。谢浮 利用与张平共商大计的机会,杀死张平,率众归附了祖逖。接着,祖逖联络南中郎将王含及蓬陂(今河南开封附近)坞主陈川,对樊雅发起全面进攻,很快使樊军陷 入进退不得的被动地位。在“兵战”的同时,祖逖又展开“心战”,派人劝说樊雅投降。樊雅因军事失利而一筹莫展,听了劝导之后豁然醒悟,很快便举城请降。谯 城一破,周围各坞主都争相前来归顺,整个豫州很快平定。

      平定豫州之后,祖逖便乘势向兖州推进。这时,当地较大的坞堡势力蓬陂的坞主陈 川无端怀疑祖逖分化他的部属,杀了受到祖逖奖赏的部下李头(攻打谯城有功),引起部下倒戈,有很多人自动投靠了祖逖。陈川一怒之下,大掠豫州诸郡,并率兵 投降了石勒。石勒派勇将石虎率兵5万前来救援。在浚仪(今河南开封),祖逖通过“设伏兵、摆奇阵”等战法,大败石虎。石虎撤回襄国,留部将桃豹守蓬陂。随 后,两军在蓬陂一带各据一隅,对峙许多天,双方的粮食都即将用尽。这时,祖逖亲临前线,又出奇计。他令部下用许多口袋装土,派1000多名士兵运到蓬陂以 东的西台,又派人用同样的口袋装米,假装疲劳在路旁休息,故意诱使桃豹部下将米抢走,使敌军误以为晋军粮食充足。与此同时,他派人设下埋伏,把石虎用 1000多头驴运来支援桃豹的粮食全部截获。这一下,桃豹慌了手脚,连夜逃回黄河以北。随后,石勒设在黄河以南的据点大都投降祖逖,留在北方的晋将李矩、 郭默、赵固等人也都表示愿意听从祖逖指挥,黄河以南失地绝大部分为祖逖收复。

      正当祖逖准备渡河北进,完成统一大业之时,司马派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黄河南北六州军事,以牵制祖逖北伐。祖逖大失所望,忧愤成疾,于公元321年含恨去世。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