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晋朝 > 正文

晋武帝:重用马隆

当初,晋的幽、并2州都同鲜卑接壤,东是务桓,西是力微,于是多有边患。卫瓘秘密使用计谋进行离间,结果务桓投降,力微忧卒。晋武帝为嘉奖卫瓘之功,封其弟为亭候。

image.png

卫璀,字伯玉,河东安邑(今山西省夏县北)人。其父为魏国尚书。卫璀10岁丧父,至孝过人,以明识清允知名于人,袭父爵阌乡侯,20岁左右任尚书郎。权臣专政时期,他优游于各种政治派别之间无所亲疏,被当时的重臣傅嘏所器重。后迁任散骑常侍,陈留王曹奂时期拜侍中,持节慰劳河北。邓艾、钟会伐蜀时,他任廷尉卿,监邓、钟2人军事。钟会反叛,他处危急不凉慌,以装病懈怠钟会防范之心,遂纠集诸将杀钟会,平息钟会之反。他同样以计谋擒得手握重兵的邓艾;他以为自己与钟会一起陷害邓艾,担心兵变,又想独揽诛锋会之功,就派人夜袭刚被本营将士救出的邓艾,杀邓艾及其子邓忠。但回朝后受封,他又因辞不受。晋武帝泰始初年,他任征东将军,晋爵为公,都督青州诸军事、青州刺史,加征东大将军、青州牧,所在职位都有政绩。咸宁初年,他被晋武帝征拜尚书令,加侍中,他以法御下,严整平允。他认为魏时的九品官人之法是权时之制,不是经通之道,曾上疏晋武帝要求忧复古时的乡举里选,晋武帝善之,却最终没有改变。卫瓘学问深博,工于草书,时人把他与索靖并称“二妙”,在书法史上颇有影响。晋惠帝司马衷即位,他任太保。不久,纠葛于宫廷的斗争中,被贾后所杀。

咸宁四年(公元278年),司马督马隆上疏晋武帝说,凉州刺史杨欣失却与羌戎之间的和睦,必定要事败。是年六月,杨欣与树机能的党羽若罗拔能等战于武威,兵败身死。

在诸多外族战争中,最让晋武帝司马炎劳神忧心的是鲜卑人树机能的屡屡作乱。他虽派兵遣将,多次施威,但总是收效不佳,而且常常是战将兵败身死。

杨欣战败被杀后刚刚半年,树机能再次起兵,并攻陷了凉州。从泰始六年(公元270年)树机能开始作乱,至咸宁五年(公元279年)正月的这次兵破凉州,前后已有9年时间了。

这天,晋武帝临朝不由感叹道:“谁能为我讨此虏者?”

话音刚落,宝座下群臣中走出司马督马隆。马隆上前拜言:“陛下能任臣,臣能平之。”

晋武帝思忖,前些时候就是这个马隆上疏说杨欣失和于羌戎之间,必然兵败;后来不仅果如其言,而且被树机能破陷了凉州,想来此人虽官职卑微,却也是个有谋略的人,于是说:“必能平贼,何为不任,顾方略何如耳!”

马隆答道:“臣愿募勇士三千人,无问所从来,帅之以西,虏不足平也。”

好个“无问所从来”!只要能英勇善战,哪管他是出于农亩,出于营伍,抑或出于奴隶?哪怕是逋逃的罪犯,只要他能戴罪立功,解国事于危难,也可不咎既往的。晋武帝再思,觉得马隆所言有理,于是当场允诺任用。

旋即,晋武帝下诏,拜马隆为讨虏护军、武威太守。

公卿群臣见况,都劝谏晋武帝说,现在兵将已经够多了,不应当再让马隆重去招募了。而且马隆年纪轻轻,任职卑微,恐是口出妄言,不值得这么信赖于他。

晋武帝却决心已定,不再动摇。

马隆去后,悬榜招募四方勇士,条件是能力开四钧之弓,挽九石之弩的人,应招者当场检视。从早上到中午,已招募合条件的3500人。马隆说:“足矣。”又请求自己到武库里面选用兵器。

管武库的官员心中不快,和马隆争执起来。御史中丞则表奏武帝,弹劾马隆。

马隆面见晋武帝说:“臣当毕命战场,武库令乃给以魏时朽杖,非陛下所以使臣之意也。”

晋武帝当即下令,任马隆自己挑选、取用,他人不得干涉。并拨给马隆足用3年的军资,遣其踏上征途。

晋武帝启用马隆,不是一时无将可选的窘迫所致,更不是寄于侥幸的轻率所为,他是经由了考虑和选择的。

当时归附的匈奴人刘渊臂长善射,勇力过人,而且姿貌魁伟,深得王浑等朝廷重臣的器重;王浑等多次向晋武帝荐用,武帝也召见了刘渊,与他交谈后很喜欢他。王浑的儿子王济甚至对武帝说刘渊有文武长才,陛下如果任命刘渊以东南之事,扫平吴国易如反掌。

此时也有人提出相反意见。孔恂、杨珧说刘渊不是汉族,其内心必然存在异己之念。他的才气的确少有人能比,可是不得委以重任。

待树机能攻陷凉州,晋武帝忧虑,曾问李熹何将可任,李熹回答说:“陛下诚能发匈奴五部之众,假刘渊一将军之号,使将之而西,树机能之首可指日而枭也。”

孔恂却说:“渊果枭树机能,则凉州之患方更深耳。”

晋武帝斟酌后,才取消了任用刘渊平复树机能的打算,起用了马隆。

刘渊以后果然成为覆晋的元戎。这当然又是中国历史之改朝换代的必然,勿需多加贬责。

马隆承晋武帝之命兵发洛阳,日夜兼程,西进凉州。不消几日,抵达武威之东,渡过温水,树机能等探知晋军已到,就率兵数万占据险要,以拒晋军。马隆看见山路崎岖狭窄,就设计制造了一种扁箱车。扁箱车车身窄,可以通过狭道。又制造木屋,置于车上;兵将藏身木屋当中,既可避风雨,又可防矢石。就这样,马隆率军,边行进,边战斗。由于树机能军都身披铁甲,马隆遂命令士兵夹道垒起带有磁性的石头,使得身披铁甲的敌军难以行进。敌军看见马隆将士们于石头间畅行无阻,以为他们是神兵降临,敌军哪里知道马隆的将士们身披的是不受磁性吸引的犀皮铠甲,于是军心已经不稳。马隆军行千余里,杀伤敌军甚多。

洛阳这边,自马隆率军西进之后,音讯全无。晋武帝和朝臣们都深为担忧。有人甚至说马隆早已全军覆没,弄得晋武帝心如揣兔。

这天夜里,尽管六宫粉黛个个照样玉骨冰肌,艳丽魅人,笙歌曼舞、益曲仍旧赏心悦目,靡靡醉人,可是晋武帝怎么也难像以往那样兴致勃勃,他心里到底还在惦念着西线的战事。

忽报马隆使节到,晋武帝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不由的转忧为喜,抚掌欢笑。他立即命人备车上朝,召见使者。待问过使者详细情况之后,他不无揶揄地对有些大臣说:“若从诸卿言,无凉州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