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晋朝 > 正文

晋武帝:抵御入侵

晋武帝在位期间,明白要想国家繁荣,必须先让国家安宁,于是他重用大将,抵御入侵,降服四海,使国家出现了四海平一、天下康宁的升平景象。

image.png

在西晋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要使经济繁荣,国家强大,没有一定数量的人口作为基础,是不可能的。可是东汉末年以来的频战和动乱,使当时全国的人口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损耗。损耗的原因,主要是死亡。这一是由于各路军阀、诸侯混战,势必有大量的生命战场上消失掉;二是还有数目巨大的平民百姓死于军阀、诸侯军队的烧杀抢掠之中;三是为避战乱,平民百姓经常离乡背井,导致农业生产凋敝,百姓衣食无源,如果再遇天灾,势必大量冻饿而死,如汉献帝永汉元年(从元189年)董卓之乱以后的几年间,就发生过“民人相食,州里萧条”的悲惨事情。

人口在东汉末年大量减少的其次原因,是原先的自耕农为避战乱,干脆逃入深山大泽或者流散到塞外少数民族地区;有的则被迫依附豪强作了私属。于是,在东汉末年,到处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凄凉景象。在这种情况下,要成就事业,要立国强兵,必须注重人口增加,这成为诸多政治家、军事谋略家的共识。

也就在这一历史时期,中国出现了继春秋战国以后的又一次民族迁徙和民族大融合,而且规模要较春秋战国时期大得多。

魏晋时代的北方各族,除了汉民族以外,主要有匈奴、羯、氐、羌、鲜卑和乌桓等民旗。这些民族的人民原来大都散居在我国传统疆域范围内的西北部和东北部边境,过着比较落后的游牧部落生活。之所以出现这次民族大迁徙和民族大融合,当然有其更为深层和远大的历史文化原因和政治背景。但比较直接和显见的原因兴许是东汉末年军阀、诸侯的连年混战,使原来人口比较集中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变得人口稀少,各地的军阀、诸侯为了弥补兵源的不足和劳动力的缺乏,采取恩威并用的政策,纷纷招引或胁迫其他民族的人民内迁,其他民族的一些统治者,也趁着中原地区军阀争战不休的机会,主动举族内迁。

魏晋时期的南方各族,除了汉族外,主要有越、蛮、侯、俚,僚“等族,其中越族和蛮族最大。孙权称帝之前,百越族中的一支”山越仍散居于今安徽、浙江、福建、江西等地的深山之中,过着原始的村社生活。吴主孙权为了补充兵源和劳动力,曾多次强迫山越人出山。诸葛恪、吕范、太史慈、韩当、周泰、凌统、吕蒙、贺齐等孙吴将领,都曾先后奉命对山越人进行镇抚或放火烧山,诱逼他们移居山外。当时出山的山越不会少于二三十万,如诸葛恪在丹阳(今安徽省宣城)附近一次就得到山越人4万。这些出山的山越人,或是选人军队当战士,或是被编为屯民、屯田客,或显被送至有军功的世家豪强作为部曲、佃客。

对蛮族也是一样,孙吴统治者也取镇抚并举的政策。时武陵蛮夷反乱,攻下孙吴的城邑拒守,吴主孙权以黄盖为武陵太守,率兵征讨,杀了他们的魁帅,对附以者则予以赦免。于是“寇乱尽平,诸幽邃巴、醴、由、诞邑候君长,皆改操易节,奉礼请见,郡境遂清。”

作为一代枭雄的司马氏,当然也十分明了发展人口对于成就霸业的重要性。

魏明帝曹教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春夏期间,司马懿率兵征伐辽东自立为燕王、署置百官的公孙渊。大败公孙渊后,司马懿除血腥杀戮以示威慑之外,亦下令“中国人(指中原地区的人)欲还旧乡碧,恣一听之”,地方官吏、豪强不得阻止。于是收户4万,人口30余万。

如果说司马懿当时收纳人口,还是心在事魏,那么其子司马昭揽定曹魏朝廷大权之后的收纳人口,就是他为晋王朝的建立,“以雄才成务”的具体作为之一了。魏元帝曹奂景元四年(公元263年)司马昭平蜀后,遂劝募原蜀国百姓内徒中原,应徒者给粮食两年,免徭役20年。据《晋书·文帝纪》载,这时内迁人口的数量已高达870多万。不管这个数字是否过于夸大,但从中可体会到当时内迁中原地区的人口数量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晋武帝司马炎登位后,继续奉行恩威并用,发展人口的政策。

泰始五年(公元269年)二月,晋武帝任命胡烈为泰州刺史。因为、在此之前,邓艾为谋伐蜀,曾收纳鲜卑族的投降者数万人,把他们迁居在雍州和凉州之间的地带,与当地的。百姓杂居。待邓艾被诛,晋武帝担心这数万人久无人理治而生成祸患,因此派胡烈任由雍、凉、梁3州分置而成的秦州为刺史,以镇抚这些鲜卑族人。这也是因为胡烈当初为将伐蜀,在西域一带颇有威名的缘故。

泰始六年(公元270年)六月,鲜卑人首领树机能起兵反晋。秦州刺史胡烈率兵讨伐,与树机能战于万斛堆。胡烈当时兵少将寡,虽经力战,却兵败,被树机能诛杀。

胡烈,字武玄,安定临泾人。其兄胡奋是曹魏旧臣,曾随司马懿讨伐辽东公孙渊,归迁任校尉,徐州刺史等,又因征匈奴刘猛之叛闻名,累迁征南将军、假节都督荆州诸军事,护军、加散骑常侍,在边境一带特有威惠。晋武帝之用胡烈镇泰州;兴许也取胡烈依兄威惠之意,胡列伐蜀时亦以战功名。钟会反叛时,他和手下诸将皆被禁闭。胡烈的儿子胡世元,时年才18岁,他勇猛异常,身先士卒,攻杀钟会。

胡烈与树机能浴血搏杀之时,都督雍、凉州诸军事的扶风王司马亮曾遣将军刘旃率援兵前往。可是刘旃观望不进,致使胡烈无援身死。晋武帝因此下令贬司马亮为平西将军,并要斩首刘旃。司马亮上疏说:“节度之咎,由亮而出,乞丐其死。”晋武帝下诏说:“若罪不在旃,当有所在。”于是罢免司马亮官职。

晋武帝司马炎再遣尚书石鉴任安西将军,都督秦州诸军事,讨伐树机能。

树机能兵力强盛,石鉴派遣新任秦州刺史杜预出兵击之。杜预认为树机能军正于获胜之后,士气高涨,而且革黄马正肥,而官军处于新败之时,士气有损,军粮后勤也,难得到保障,因此应当先并力运筹军粮,待明年春天进讨。

石鉴却不以为然,他上奏晋武帝说杜预有怠军心,请求将其拘捕,以槛车送往司法部门,论其以赎罪。继而自己率军前往讨伐树机能,但最终未能克之。

平服鲜卑人树机能的反叛,自此成了晋武帝的一块心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