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晋朝 > 正文

王济射箭

辛弃疾词: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八百里”不是路程,而是一条牛。此牛一口气能跑几百里地,通体光亮的黑毛,两只角和蹄子更是漆黑锃亮,叫做八百里胶。胶是古代神话中的一种猛兽,以虎豹为食。

image.png

“八百里分麾下炙”,的意思是说男儿豪迈,把八百里胶这样的神牛杀了烤着吃。辛弃疾吹牛呢!不过,还真有人烤着吃过八百里胶,这人就是晋武帝的另一个驸马——王济。王济,就是在魏晋典故或逸事中屡屡出现的“王武子”。武子,是他的字。他的父亲,就是声威极隆的司徒王浑。王浑出身豪门。他爸王昶是魏国的高官,封京陵侯。王浑本人也很能干,消灭吴国时王浑立了大功。史书上说他沉雅有器量,但灭东吴时与王濬争功的,恰恰是他。王济的两个姐夫——中书令裴楷和太子少傅和峤,都生得风姿秀异,是当时著名的“美男子”。王济的外甥卫玠,素有“小璧人”之称,恐怕是最得人心的美男子了吧。

王济本人也毫不逊色。少有逸才,风姿英爽,气盖一时。有别于姐夫裴楷的温润斯文,他擅长骑射,好弓马,勇力绝人,另具一种阳刚之美。但又绝非一介武夫。当时的风气,崇尚清谈,推崇老、庄思想,这恐怕也是晋人追求自由、豁达的表现吧。王济倒也没落伍,精通《易经》、《庄子》、《老子》,而且文词俊茂,伎艺过人。

国舅王恺斗富斗不过石崇,还好显摆,斗不过石崇,他就找他认为比较软的捏。有一次,他看到了驸马王济,就跟王济吹牛。原来,当初他和石崇比赛牛车输了,就拼命去各地搜寻好牛,还真让他遇到了,就是刚才说的那条黑牛,王恺给它取个名字就叫“八百里胶”。

王济看不起这个草包国舅,存心要他好看。当时人们喜欢比射箭,王济向王恺挑战,说如果自己输了,给王恺1000万钱,但如果王恺输了,就得用八百里胶顶账。先中靶心者为赢。

王恺早知道王济箭法很臭,心中一盘算,射支箭的工夫,就能赢这小子1000万,不禁喜上心头。

他哪知道啊,王济比较好学、请名师专门学过箭法了,并且待着没事又勤学苦练,如今的水平几乎是百发百中了。

在射箭场上,王恺胜券在握了,便摆个高姿态让王济先射,心里光盘算那1000万怎么花了。没想到,王济出手如风,一箭就正中靶心,没给王恺留一点儿悬念。

王济把弓箭一扔,对着随从大喊一声:“快把牛心给老子挖出来,炒炒下酒!”

眼睁睁,王恺就看着宝牛被王济给“八百里分麾下炙”了,留下的典故被后人辛弃疾写词里了。

西晋初期,天下初定,貌似四海升平,从战乱中侥幸逃生的官员们用奢华的生活来奖励自己。斗富,成了当时的一种风气。

王济四十六岁就去世了。他的葬礼上,群贤毕至。当时的名士孙楚,亦是王济生前的好友,也来吊唁。痛哭一场后,他向灵床说道:“你生前喜欢听我学驴叫,今日我再为你学一次吧。”说着,竟真的学起了驴叫,果然是惟妙惟肖,把别的宾客都给逗笑了。孙楚对他们说:“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死,而让王济死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