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晋朝 > 正文

首富石崇,什么才是挥金如土

上梁不正下梁歪,晋武帝那样奢侈,下面的官员们也是争着把斗富当成了风气,唯利是图、挥金如土,在自以为成功且上流的人生中,为自己挖掘着坟墓。

石崇就是一位这样的人士,石崇的父亲是开国元老、司徒石苞。石苞临死前分配遗产,分文不给小儿子石崇,说他自有生财之道。果然,石崇充分利用老爹的官场资源,很快就走上了官场。后来,石崇又在平定东吴时立了战功,先后当了安阳乡侯、散骑常侍、侍中等官。

石崇的发财之道用“不择手段”来形容毫不为过。他曾经派亲兵化装成恐怖分子,去抢劫豪贾巨商,把他们的财富直接划归己有,甚至,这些恐怖分子还去抢劫外国使者送给晋武帝的珍宝。

官权、匪力,双剑合璧,石崇转眼就成了财富排行榜冠军。

臣子是什么样的人,当皇帝的不是完全不知道,但只要没有政治错误,皇帝更愿意信任利欲熏心的下属,这样的人好使唤。于是石崇被召进朝廷,拜为太仆。

在石崇入朝当太仆之前,洛阳首富是王恺,此人是晋武帝的舅舅,自然是权势熏天,富可敌国。但石崇一来到京城,立刻就让王恺黯然失色。

具体体现在三件小事上:第一件,石崇家来了客人,厨房当场把豆子和大米一齐下锅,一会就端上来美味的豆粥。做过饭的人知道,那豆子是很难煮的,一同下锅时,大米煮得稀烂了,豆;子都嚼不动呢。王恺的大厨们想尽办法也做不到石崇家那样。

第二件,石崇家即使在三九天,也能端出绿油油的新鲜韭菜来。冬天里韭菜是不生长的,要知道那个年代没有塑料温室大棚。

第三件,当时的富豪出行都坐牛车,王恺家的牛外观上远胜于石崇家的,但他俩并车出发,一会儿工夫就被石崇的牛车把他落没影了,拼命追赶也是望尘莫及。

在住的方面,王恺的房间用赤石脂抹墙,这是一种药材,在当时贵重得很,抹在墙上红润细腻,非常好看。石崇用的是花椒,把花椒和在泥里来抹墙。当时的花椒全靠进口,极为昂贵。这样的墙保暖性好,并且常年香味沁人,那时只有皇后的卧室才是这样的“椒房”。

权贵们出行也不一样,后世是有下属给打伞,那时却是在道路两边摆设类似屏风的步帐。王恺出行用绿色的绫裹着紫色的丝布做步帐,长度可达40里。光是运这些步帐,恐怕就得一个运输团。石崇却是用五彩缤纷的织锦花缎做步帐,长度50里。

老百姓们衣不遮体,这两个狗官却这样糟蹋好布。糟蹋些财物也不算罪大恶极,罪不可赦的是,他们拿人命也根本不当回事。

王恺请客吃饭,酒宴上有美女吹笛助兴,如果不上心吹错了一个音符,立刻拉到阶下打死。石崇宴请宾客,每次都要百十个美女歌舞劝酒,如果哪个客人不干杯,那个劝酒的美女就要被杀头。有一次,太子舍人王敦故意不喝,石崇眉头不皱,一连杀了三个美女。

就是这样的一群人统治着那个朝代,但是这样的贵族一般只具备两条,财富和权贵。而缺少文雅的贵族,就是现在所说的暴发户,他们的可怕之处在于只迷信金钱的作用,无视文明文化。

那位故意不喝酒,激惹石崇连杀三个美女的王敦,是当朝驸马,晋武帝的女儿襄城公主的丈夫。虽然自己家也有钱,但他在初入皇门的时候也闹过没见识的笑话。

有一次他在公主的寝宫上厕所,看到旁边有一盆香枣,吃了一粒觉得滋味不错,一边方便着一边把一盆枣都吃光了。后来才知道,那枣子是怕上厕所的人嫌臭,用来塞鼻子用的。

出了厕所,宫女们又端上一碗洗手用的“澡豆”,他又当是点心,抓了一把就扔嘴里了。闹了天大的笑话。

石崇的厕所比皇宫还要豪华,散骑常侍刘某做客他家时上厕所,一看全是锦绣帐幄,还有美女捧香侍立,以为进了女眷内室,吓得赶紧退身出来,连连道歉。

其实他还没有看到厕所里还有各种尺寸的锦绣衣服,客人进了厕所,要把旧衣服脱得精光,出来后里里外外换上新的。十多个美女手捧沉香汁、甲煎粉等名贵香料,轮番为客人擦洗侍候。

王恺同石崇多次交手,都没占到上风。晋武帝为这位舅舅撑腰,送给王恺一株约二尺高的珊瑚树,那在当时可算是奇珍异宝了。王恺洋洋自得,特意带着这件宝贝到石崇家去显摆,心想这下牛逼大了,你石崇还不得看傻了呀。

他哪里知道啊,石崇进京之前就派人装成强盗劫过外国献给晋武帝的贡品,晋武帝宫中的宝贝都是他劫掠过后看不中的下脚料,于是,他的珊瑚树当时就被石崇砸了。

王恺急了,要跟石崇拼命。石崇微微一笑,叫家人从库房里搬自家的珊瑚树出来,让王恺随意挑选。好家伙,三四尺高的就有六七株,光彩夺目、富丽堂皇。武帝赏给王恺的只能当个孙子辈。

经过这次较量,人们才知道,石崇家的奇珍异宝,多如瓦砾,他视之如粪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