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晋朝 > 正文

王导痛失伯仁: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章楶(1027—1102年),字质夫,建宁军浦城(今属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人。北宋名将、诗人。

治平二年(1065年),状元及第,授陈留知县,迁京东转运判官、湖北刑狱使、成都路转运使等职,政绩卓著。元祐六年(1091年),担任环庆路经略安抚使,提出西夏嗜利畏威,如不给予惩罚,边境不得休兵。应当逐渐占据西夏疆土,用古代对诸侯削地的办法,以削弱对方来强固自己的边防,然后派兵把守其要害之处,并率军进攻西夏。西夏多次侵犯,均为章楶所败,有效遏制了西夏向东侵犯。绍圣元年(1094年),出兵西夏,依据地形修筑工事,巩固边防。攻取西夏大片地区,取得了宋朝对西夏作战的战略主动权。西夏军进攻平夏城,章楶于胡芦河川三战三捷,大破其军,奇袭天都山,擒获西夏统军嵬名阿埋,西夏国王震骇。积功升为枢密直学士、龙图阁端明殿学士、进阶大中大夫。

image.png

周頭为人非常豪放直爽,敢说真话,而且不怕权势,王导和周頭的私人关系很好。后来,王敦、王导弟兄俩的权力越来越大,而且王敦的性格很暴躁,别人都不敢说他,而周頭却敢于对王敦、王导弟兄进批评,司马睿便逐渐地把国家大事的决定权交给周頭等人,疏远了王敦、王导弟兄,王敦首先沉不住气,常在背后说周頭的坏话,王导也慢慢地对周頭有点记恨起来。

当王敦从武昌发兵进攻建康时,王导和王氏家族人都住在建康,王敦喊出除灭刘隗的口号,刘隗也在建康请求司马睿早日杀掉王氏家族中的人,但司马睿认为王导还是比较忠诚的,没有对王氏家族进行诛杀。王导见王敦造反,吓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领着堂兄弟王邃(suì),王yì)和宗族中的二十多人,每天到宫中请罪。周頭上朝时,经过王导一家人的面前,王导大声呼喊道:“伯仁,我家一百多口人,全靠您照顾!”周頭听到王导的喊声,就像没听到一样,昂着头走过去。

但是,当周頭和晋元帝司马睿谈论起王敦王导弟兄的事情时,周頭极力为王导开脱,说王导是忠诚的,他不仅扶助皇帝在江东站稳脚跟有功,而且不愿和王敦一同造反,将来王导也是国家的有用人才,司马睿觉得周頭说得很对,没有治王导一家的罪过。周頭和司马睿往往一谈就是半天,周頭退朝时,王导仍然领着家族弟兄在宫门外等候,隔老远喊:“伯仁!伯仁。”希望周頭能停下来和自己讲一下宫中的情况。可是周頭仍然像进宫时那样,一句话也不说,却故意大声地和自己同行的人开玩笑说:“今年要杀掉那些造反的贼臣,夺过黄金印来!”

实际上,王导不知道,周頭不但在司马睿当面为王导说情,回到家中以后,又特地写了一封书信,为王导说情。这样,司马睿不但不怪罪王导,还亲自接见了王导,并委任王导为前锋大都督,和戴渊、周頭等人一起发兵防御王敦,王导根本不知道这是周頭救了自己。

不久,王敦攻破石头城,司马睿被迫下诏,说王敦不但无罪,而且有功,进一步加封,任凭王敦如何处置朝中的大臣。王敦最担心也最痛恨的就是周頭和戴渊二人,便向自己的堂弟王导征求意见,王敦问:“周頭、戴渊二人,名望极高,大江南北都非常推重他们,依你看,是不是应该任命为朝廷重臣?”王导对王敦的提问不作回答。王敦又问道:“那是不是应该把他俩的官品降到令仆一级呢?”王导仍然不作声。王敦再问道:“既然不能用,那就早点一起杀掉,免得将来造成祸害!”王导仍然默默地不作声。王敦见王导一直不发话,显然是同意杀掉周頭和戴渊二人,便派出兵士,把周頭和戴渊捉了起来。

周頭被绑赴刑场,经过皇有祖庙时,大声疾呼:“贼臣王敦,坏了国家社稷,乱杀忠臣,神鬼有灵验的话,早点杀了王敦这个贼子!”士兵们用兵器打周頭的嘴,牙打掉了,周頭仍然继续叫骂。

顷岁夏人犯平夏城泾原帅章楶命郭成守之被围半月馀攻之甚力卒不能破初急报至哲庙颇以为忧而楶每奏平夏决保无虞乞少宽圣虑敌退楶遂召还哲宗问以城守方略楶曰初无他术但如郭成辈皆一路精选俾守一城知其可保也。

楶起诸生及作帅颇有可称种师道师中皆出其幕府又尝荐师道于哲宗云师道拙讷如不能言及与之从容论议动中机会他日必为朝廷名将帅靖康初师逦入枢府渊圣尝问曰在小官时颇有见知者否师道以楶荐章进入渊圣叹楶知人以其二孙茂荩并为寺监丞。导的这句名言便在历史上流传了下来,文言说法是:“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为你推荐